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新军事 >

wen

我的桃花运歌词:排爆兵罗威的选择题

环球新军事 发布时间:2018-11-24 阅读:

采访罗威,每当记者问他问题,尤其是有关选择性的问题,他总是飞快地眨动眼睛。从心理学的角度说,他的内心很不平静。

“人生就是选择的总和。在一个个纵横交错的十字路口。向左,往右?还是朝前,退后?我们面对各种选择。”海南省军区某旅地爆连班长罗威感慨很多。

排爆,世界公认的高危职业。作为一个排爆兵,罗威的每一次排爆,都与“死神”共舞,面临的选择似乎更多些,但他说,“我从来没有后悔过每一次选择。”

【罗威语录】站在人生的十字路口,有些人咬牙前进,有些人转身后退,但军人只会忠于职责和使命做出自己的选择。

2011年9月,怀孕5个月的妻子小勤患病住院,家里一个接一个电话催促罗威赶回去。可此时部队演习正进入关键阶段,他担任爆破组组长,只好偷偷地把眼泪流进心里,全身心地投入到紧张的演习中。

为迟滞“红”军行动,上级命令罗威所在连“炸毁”“红”军必经的一座大桥。黎明时分,罗威带着爆破小组趁着夜色摸到了河边。看着漆黑的河面,大家心里顿时没了底,河水湍急,水域陌生,能见度不足10米,稍有不慎就可能被急流吞没。

“班长,我们就在桥边上做个记号算了。”战士陆小刚建议。

“平时一条河都怕,打仗怎么办?上!”罗威一头扎进了冰冷的河水,以前受伤的左膝传来钻心的疼痛,他用三角巾勒住膝盖继续游向河心桥墩,战士们一个接一个跟着跳入水中,最后顺利完成了任务。

可就在4个月后的2012年2月1日,青梅竹马的妻子小勤因抢救无效去世。罗威瘫坐在急救室门口,泪如雨下。这一天,是他们结婚两周年纪念日。

早在两年前,小勤已经患病,她担心拖累罗威,拒绝了他的求婚。可罗威说:“既然我已选择了你,就会陪你走到最后。”

人生有选择,取舍见担当。罗威平时没有陪妻子花前月下,却践行着当初的诺言陪她走到了人生的最后。

而这时,恰逢海南省军区组织军事大比武,罗威匆匆处理好爱妻的后事,2月3日就踏上了归途。那时,他女儿罗情情才出生14天。

“那个时候只有不要命地训练,用肉体的痛苦减轻心里的痛苦。也只有好好干,才能对得起小勤。”最终,罗威夺得了海南省军区工程兵专业比武第一名,被省军区评为“军事训练尖子”。

“妻子病重时你没回家陪她,是不是有些不近人情?”记者的问题似乎也有些不近人情。罗威快速地眨着眼睛,然后缓缓地说:“作为一个丈夫,我的确非常不合格,没有在她最需要的时候陪着她;可作为一名战士,我只能选择战场。”

“面对这种人生灾难,能够把私人感情放在一边,罗威的选择看似无情,其实是一个有情有义的钢铁汉子!”营教导员李贾感慨地对记者说。

【罗威语录】一道选择题,填上答案很简单,但真正面对利弊尤其是生死,该如何选择?有时候别无选择。

2010年10月,琼岛某炮兵实弹射击靶场,一枚未引爆的炮弹插在土中,仅剩半截弹尾露在外面格外扎眼。经验丰富的罗威明白,这枚未爆弹,已处于激发状态,稍有震动,就可能引起爆炸,危险性极高。

大家争相请战。罗威往队伍前面一站,一声吼:“瞎起什么哄!一个个都还没结婚呢,都给我待着别动。我来!”

罗威带领战友小卢前出。他用手指一点一点抠掉未爆弹四周的泥土,大半个弹体露了出来。突然,半米多长的炮弹下冒出了一缕白烟,罗威大喊:“隐蔽!”同时紧闭双眼,扶着炮弹一动不动,豆大的汗珠不断从额头滴落。

过了一会儿,炮弹却没动静,罗威睁开双眼,深吐一口气,定神一看,那股白烟是泥土中残留的一股硝烟。他慢慢趴在地上,用竹签一点一点拨去弹体上覆盖的泥土,反复查看引信装置等,最终将炸弹安全引爆。

事后,连长刘建军呵斥他:“为啥不隐蔽?”罗威笑着说:“我如果松手了,炮弹倒地会加速引爆,我要给小卢多争取点时间。要不两个人都得‘报销’,我不跑,他能活。”

雷场如战场,生死一瞬间。和记者回忆这段经历,罗威至今还心有余悸:“我执行过数百次排爆任务,每一次都惊险万分,每一次都是生死考验。但那一次的确是我经历的最惊险的一次,当时我全身都湿透了。”

记者问刘连长:“生死关头,罗威当时怎么不选择跑呢?他说自己跑了,炸弹就爆了,两人都没命。这个时候没得选!”可刘连长却对记者说:“看似没得选,其实有选择。如果他蹿到旁边的低洼处,即使炮弹爆炸,他最多是受伤,不会有生命危险,但他却为了战友的绝对安全,把死的危险留给自己。”

【罗威语录】人生像一个问号,一直在帮助我们选择,择善而从之,择益而为之。但作为排爆兵,越是危险越要上!

《论语》有云:君子不立危墙之下。意思是聪明人一旦发现自己处于危险境地,要及时离开,防患于未然。可是对于排爆兵而言,明知前方危险重重,也要迎难而上。

2010年10月,暴雨持续十余天,驻地万州岭水库告急。罗威带着爆破小组在大坝上开了18个炸点,准备炸出一条泄洪沟,迎接下一波洪峰的到来。

埋设炸药,连接起爆线,营长田建龙接过起爆器,正准备按下起爆按钮。“等等,我再去检查一下。”罗威突然说。

“你不要命了!现在打着雷,电雷管随时有可能被引爆!要去也是我去!”田营长一把拽住罗威。

“炸药是我埋的,我熟悉。”罗威一头扎进了暴雨中,顺着起爆线一个一个检查炸点,果然有一处炸点起爆线脱落,他赶紧连接好。随着“轰、轰”一阵阵巨响,滚滚洪流从泄洪口喷涌而出,水库险情解除了。

“炸药都埋好了,为啥还要去检查?”记者满脸疑惑。“如果有一个炸点没爆,泄洪沟就开辟不出来,水库下游还住着几千户老百姓呢。”罗威满脸严肃。

去年9月,部队在一处废弃的鱼塘边组织手榴弹实投训练,最后,6枚手榴弹没炸!其中有一枚手榴弹是“脱弹”——拉火环还挂在上面,一不小心就有可能拉发着火。

排弹的任务落在了罗威的连队。“你们都别下去,让我来!”他穿上百余斤重的防护服,一步一步挪进鱼塘,用探雷器一寸一寸地摸排起来。还没走两步,淤泥就没到了大腿根,寸步难行,6枚手榴弹还不知道“躺”在鱼塘哪个角落。

罗威一把摘掉头盔,连同探雷器和扒子扔上了岸,接着从防护服里把自己“拔”了出来,弯下身子用手在淤泥里摸索。岸上的战友们惊呆了!这样无防护作业,就是把自己全部暴露在爆炸范围内。

“鱼塘里全是淤泥,穿着防护服动弹不得;淤泥里全是手榴弹的金属碎片,探雷器时刻都在响。这样根本没法作业。如果用扒子扒,万一勾着那枚掉落的手榴弹的拉环,更容易发生爆炸,只能用手慢慢地摸索,一寸一寸地排查。”罗威向疑惑的记者解释说。

【罗威语录】人的一生就是不断做选择题,无数次的选择构成了人生。面对选择,或从容,或彷徨,或迷茫,或害怕,我也不例外,但我又例外。

每个人心里,都有一块最柔软的地方,用最坚实也是最脆弱的锁紧紧锁住。罗威这个坚强的安徽汉子,他最柔软的地方就是留给他3岁多的女儿罗情情。

可在女儿罗情情的眼里,爸爸罗威就像一个符号,更是一个“骗子”。“每次打电话回家,她爷爷奶奶要哄她好久,她才肯和我说话。她说我是个大骗子!”罗威苦笑着说。

“每次我回家,她都向我找妈妈,我告诉她妈妈在天堂,她不知道天堂是什么,就问我妈妈什么时候回来,我只能骗她说快了快了。后来打电话她问得最多的是我啥时候回家,我也只能说快了快了,慢慢她懂事了,说我在骗她。”罗威的眼睛亮闪闪的。

“你妻子以前知道你从事这么高危的工作吗?”记者问他。“可能知道,也可能不知道。以前她问过我,我骗她说我倒腾的都是假玩意儿。但她那么聪明,又生活在一起这么久,估计她猜得出来,她只是不说出来。”

“想女儿吗?”“想!怎能不想!”罗威声音有些低沉,“在女儿眼里,我是个陌生人。回家一次,好不容易培养起来一点点感情,又要回部队了。她虽然才3岁,可像个小大人一样懂事,每次我离开家时,她都紧紧抱着我哭成个泪人儿。女儿像她妈妈一样漂亮,看到她我就想起我妻子。我也想每天在家,时时刻刻陪着女儿。可如果都这样,那谁来担当?”

“你今年已经满服役期了,是退伍还是继续留队?”采访最后,记者合上采访本,轻轻地问他。罗威低着头,眼睛还是不停地眨巴着。思索良久,他抬起头,眼睛一亮:“什么样的选择决定什么样的生活。我既然选择了这条路,只要组织需要,我就会选择坚定地走下去!”

“你不怕你女儿又喊你‘骗子’?”

“可部队需要我啊,我也深爱着部队,深爱着我的工作。要是组织需要,我还会继续‘骗’下去。相信她以后长大了,也能理解爸爸,会为她爸爸感到骄傲!”罗威使劲眨巴着眼睛,眼眶已经红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