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环球新军事 >

wen

牧文图酷: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从飞速增长到停滞不前

环球新军事 发布时间:2018-12-02 阅读:

自苏联解体以来,俄罗斯一直是全球军火市场上的主动参与者,并迅速成长为全球巨头,武器出口贸易对于俄罗斯而言十分重要。根据众多知名研究机构的评估,目前,俄罗斯是全球仅次于美国的第二大武器出口国,武器出口收入是俄罗斯经济收入的重要来源。例如在2016年,俄罗斯的出口总额为2857亿美元,而武器出口额却高达150亿美元,约占出口总额的5.2%。

除经济效益之外,武器出口贸易在俄罗斯政治和军事等领域的作用和地位亦十分突出。作为外交政策的工具,武器出口贸易既可以帮助俄罗斯增进或维系与盟友之间的亲密关系,同时还能遏制俄罗斯面临的威胁—例如活跃在叙利亚和中亚地区的恐怖组织。此外,武器出口贸易也是保证俄罗斯国内稳定的重要因素。俄罗斯有大量人员从事武器出口贸易工作,而这些人大多是普京的忠实支持者。

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从飞速增长到停滞不前

自2000年普京就任总统后,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经历了10多年的飞速增长,武器出口额从1999年的34亿美元增长到2013年的157亿美元,高涨了440%。从苏联解体的凋敝中走出后,俄罗斯已成为全球军火市场上的巨头,武器出口额大增,武器出口市场也扩展到了全球各地。经俄联邦军事技术合作局、瑞典斯德哥尔摩国际和平研究所和美国国会研究署的统计分析,2005年—2013年俄罗斯的武器出口额总体处于上升趋势,但近几年却陷于停滞甚至是下滑状态。

21世纪初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飞速增长的原因

如上文所述,2000年—2013年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飞速增长,其武器出口市场也得到了极大的扩展。不过,虽然俄罗斯已向或正在向116个国家和地区出口武器,但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还是集中于经济增长迅速的亚洲国家和产油国。俄罗斯武器出口的10大对象国分别是印度、中国、阿尔及利亚、越南、委内瑞拉、阿塞拜疆、伊拉克、叙利亚、埃及和马来西亚,这10大对象国占俄罗斯武器出口额的84%。

经分析,21世纪初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飞速增长的原因主要有以下几点。

主要武器出口对象国的军费开支不断上涨。自2000年以来,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增长最明显的推动力,是来自军费开支年年上涨的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这些国家引爆了全球军火市场。如上文所述,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集中于经济增长迅速的亚洲国家和产油国,这些国家利用丰富的廉价劳动力或者石油资源,在21世纪初实现了经济的迅速增长。对于这些国家来说,经济增长促使了军费开支的上涨,进而推动了武器进口的增长。以印度为例,自2001年以来,印度的军费开支上涨了近70%。

除印度之外,对于其他的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来说,尽管其军费开支的上涨速度相对较慢,但也大多处于持续上涨的态势。惟一的例外是委内瑞拉,自前总统查韦斯去世后,委内瑞拉陷入经济危机,军费开支大幅下降。此外,值得注意的是,俄罗斯武器出口,10大对象国的军费开支和俄罗斯武器出口额之间存在着很强的相关性,并且相关比接近于1。

综上可见,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不断增加其军费开支,是自2000年以来俄罗斯武器出口额大幅增长的首要驱动力。

俄罗斯武器出口体制的改革。苏联解体后,在俄军大幅削减自身军费开支的情况下,俄罗斯的许多军工企业都有出口许可证,可以自行寻求外销,甚至愿意将武器卖给任何人。因此在武器出口方面,俄罗斯当时出现了各行其是、相互掣肘的混乱局面。普京就任总统后,俄罗斯不断加强对武器出口体制的改革和完善,采取高度集中的武器出口管理模式,强调“一个拳头对外”,避免俄罗斯各军工企业之间的恶性竞争,进而极大地推动了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飞速增长。

为精简武器出口体制以强化管理,俄罗斯将原来的9~12级武器出口管理体制调整改革为总统、政府、联邦武器出口专门公司的3级武器出口管理体制。2000年11月,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正式成立。作为俄罗斯目前惟一一个国家级武器进出口商,该公司代表俄政府统一武器出口贸易,专门负责对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进行宏观调控和指导。该公司与俄罗斯其他军工企业之间是代理与委托关系,并按照出口额收取佣金。该公司以近乎垄断的方式优化和精简了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消除了俄罗斯各军工企业之间不必要的竞争,通过举办武器博览会的形式向潜在国外客户展示最为全面的俄羅斯各型武器装备,并加强了双方的互动。因此,俄罗斯武器出口体制的改革特别是俄罗斯国防出口公司的成立,实际上对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飞速增长做出了重要贡献。

俄罗斯武器出口的技术转让。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增长的另一个重要推动力,是俄罗斯同意对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进行技术转让。对于印度来说,1998年因其不顾国际社会反对进行核试验,西方国家对其进行了一段时间的制裁和武器禁运。而在这段时间内俄罗斯与印度迅速加强了军事合作,签署了诸如共同研制开发苏-30MKI战斗机、T-90主战坦克以及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等一系列武器出口和合作协议。此外,在冷战后的很长一段时间,全球范围内的军事技术发展陷入了停滞期,而与复杂的西方国家武器装备相比,继承了苏联核心技术的俄制武器装备因价格便宜、便于操作和维修保养、可进行技术转让等优势,更宜进口国实现本土化生产,因此也更受如中国、印度等发展中国家的青睐。例如,苏式系列战斗机、米格系列直升机、基洛级636型潜艇、T系列坦克、S-300/400防空导弹系统等武器装备,都是全球军火市场上的热销品。而对于新发展的先进武器装备,例如美国的F-35战斗机,因其技术限制和价格昂贵等原因,令许多进口国感到遥不可及。综上可见,同意进行技术转让是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飞速增长的另一重要推动力。

俄罗斯的复苏和综合国力的提高。俄罗斯的复苏和综合国力的提高,对2000年以来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拉动作用同样明显。抽象地说,武器出口也是在出口安全和保障,出口国需要给进口国以信心。这是因为进口国引进大量武器装备实际上是在对本国进行安全投资,进口国希望引进的武器装备可靠、有效,并且在之后的10~15年内还希望能对这些武器装备进行升级更新。因此,这需要进口国对出口国的综合国力有较大的信心。在20世纪90年代初苏联刚刚解体时,俄罗斯一片破败混乱之景,军费开支遭大幅削减,许多军工企业难以为继。而在2000年普京就任总统后,经其强力且有效的治理,俄罗斯的经济、军事等实力开始迅速恢复,军工企业也可获得资金用于武器装备的研发和升级。俄罗斯的复苏和综合国力的提高,增加了对进口国的吸引力,进而推动了武器出口贸易。

近几年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停滞不前的原因

近几年来,在军事、政治和经济等方面,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大多发生了较大变化。例如,因自身的军事技术创新以及俄罗斯的技术转让,俄罗斯曾经重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已不再像过去那样需要大量从俄罗斯进口武器装备。

对先进军事技术的寻求使印度逐渐转向购买西方国家的武器装备。对于印度来说,近几年印度对武器装备的技术要求不断提高,逐渐转向购买西方国家更先进、更昂贵的武器装备。在2007年,印度超过中国成为俄罗斯的首要武器出口对象国,进口武器装备已成为印度实现军队现代化的重要组成部分。例如,印度从俄罗斯共购买了272架苏-30MKI战斗机以作为印度空军未来几十年的主战机型。印度还购买了诸如米格-29K舰载机、俱乐部反舰导弹等一系列武器装备,并与俄罗斯共同研制开发布拉莫斯超音速巡航导弹。然而,俄罗斯对印度的武器出口贸易已出现明显的放缓迹象。在苏-30MKI战斗机实现印度本土化制造的情况下,为寻求更先进的信息化技术,印度开始引进法国的阵风战斗机。此外,尽管价格昂贵,印度还购买了大批美国武器装备以获取最新的技术,例如阿帕奇武装直升机和P-8I反潜巡逻机。因此,在2016年,印度订单只占俄罗斯武器出口额的16%。鉴于此,俄罗斯军工企业只得加大新型武器装备的研制开发力度,否则再难以吸引印度的目光。

油价下跌等因素使许多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面临财政危机。对于阿尔及利亚、委内瑞拉、阿塞拜疆和伊拉克等俄罗斯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来说,这些产油国面临着因国际油价下跌而导致的财政危机,成为了限制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发展的阻碍。国际油价从2014年夏的每桶113美元下跌到2015年底的每桶28美元,虽然最近又恢复到每桶48~50美元左右,但预计近期内很难大幅上涨至原先水平,从而限制了这些产油国的购买能力。对于利比亚来说,卡扎菲政权的倒台,使俄罗斯损失了70亿美元的武器出口合同。同样,叙利亚因内战导致经济崩溃,使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损失了大量订单。而俄罗斯在2010年决定支持联合国安理会关于制裁伊朗的第1929号决议,取消了对伊朗的S-300防空导弹系统的出口,此举也打击了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发展。此外,因乌克兰危机引发的西方国家对俄罗斯的经济制裁,致使俄罗斯部分军工企业难以获得所需的信贷融资,这在一定程度上影响了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

俄军武器装备采购需求的增长加大了俄罗斯军工企业的生产压力。随着经济的复苏和军队现代化进程的开展,俄军军费开支逐年上涨,停滞多年的武器装备采购也重新启动并逐年增长,特别是俄罗斯国防部2010年通过的《2010年—2020年国家武器装备计划》,致使俄罗斯军工企业的国内订单迅速增长。国内订单的增长带来收益的同时,也给各军工企业带来了生产压力。因体制改革、财政危机和人才流失等原因导致的产量不足,使各军工企业有时只得搁置出口订单进而优先生产国内订单。例如,俄罗斯国防部要求相关军工企业至少到2019年必须保证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国内生产供应以满足俄軍的采购需求,致使许多进口国因不愿等到2020年而选择放弃。

韩国XK-2主战坦克

新兴武器出口国的竞争挤压了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市场份额。随着中国、韩国、南非、土耳其和新加坡等一批新兴武器出口国的涌入,全球军火市场的竞争日益激烈,导致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市场份额被挤压。例如,据俄罗斯世界武器贸易分析中心的评估,韩国武器出口额在2007年为8亿美元,2008年突破10亿美元,2009年为11.7亿美元,2010年增至11.9亿美元,2011年高达24亿美元,2012年略下降为23.5亿美元,但是从2013年到2015年,韩国的武器出口却连续3年超过了30亿美元,其中2015年更达到了创纪录的34.9亿美元,展示出了良好的发展势头。由于韩国主要的武器出口对象国也是亚洲的发展中国家,与俄罗斯重叠,因此其扩张势必影响到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此外,为夺取更大的市场份额,许多新兴武器出口国政府往往对相关军工企业进行出口补贴,采用低价倾销的方式以夺取更多订单,这种“不正当”的竞争方式也一定程度上阻碍了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发展。

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未来展望

2011年初叙利亚内战爆发后,局势不断升级,随着叙利亚反政府军实力的壮大和“伊斯兰国”等极端组织的肆虐,俄罗斯于2015年9月30日出兵叙利亚,以支援其盟友巴沙尔政府。伴随着俄军的抵达,俄罗斯大批武器装备得以在叙利亚战场上一展身手,其中不乏一些俄罗斯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因此,叙利亚战场实际上也成为了俄罗斯武器装备的展示场,对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做出了较好的宣传推广。不过,据大多数专家学者估计,因武器出口谈判所需的时间跨度较大以及俄罗斯目前不愿出口某些最先进的武器装备,在短期内叙利亚内战对俄罗斯武器出口贸易的推动作用有限。

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在经过10多年的飞速增长后,现在已经陷入了停滞不前的状态。根据对全球政治和经济形势以及全球军火市场动向的分析,在短期内俄罗斯的武器出口贸易仍将处于停滞不前的状态并保持在现有的水平。目前,俄罗斯的重点应是集中力量研制开发新一代武器装备,并提高相关军工企业产量以实现大批量生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