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工圈 >

wen

古惑仔之星河风云:辽西大会战

军工圈 发布时间:2018-12-01 阅读:

辽沈战役中最重要的会战就是辽西会战。在这场会战中,由国民党远征军主力组成的廖耀湘第9兵团在3天的时间内被全歼,随后拥有坚固城防的沈阳1天时间就被攻占,整个东北落入共军之手,国军士气一落千丈,对国共局势造成了颠覆性的影响。

全歼廖耀湘兵团

作战方向的选定与部署

三生教育网

通过在辽沈战役第一阶段的英勇作战,我军攻克锦州,解放长春,给了东北国民党军以致命打击。处于深重危机之中的蒋介石,于10月15日和18日两次飞抵沈阳,同卫立煌及刚奉命到达沈阳的徐州“剿总”副总司令杜聿明等,会商挽救败局的对策。蒋介石判断:锦州之战,人民解放军伤亡当会很大,至少需经月余休整才能再战。他又据情报得知,解放军攻锦部队正大批向北票、阜新移动,另有一批部队南去山海关方向,从而认定解放军不会固守锦州。

根据这一判断,他要卫立煌将第52军两个师及整编第207师3个旅全部调归廖耀湘指挥,继续向锦州攻击前进,协同葫芦岛、锦西部队收复锦州。但卫立煌担心廖耀湘兵团孤军远出,有被全歼的危险,坚持要集中兵力守沈阳。廖耀湘亦不同意再攻锦州,主张南撤营口。几天中争吵不休,议而不决。杜聿明虽也不主张西进,但不敢违拗蒋介石旨意,于是提出一个折中方案,即:以第8兵团司令官周福成率第53军、整编第207师主力等部留守沈阳;廖耀湘指挥“西进兵团”先向大虎山、黑山攻击,如攻击得手,即向锦州挺进,否则即改向营口撤退;另以辽阳第52军抢占营口,并令天津市政府征集船只,以备廖耀湘兵团西进受阻时,改经营口会同沈阳守军从海上撤退。蒋介石批准了这一计划,但担心卫立煌不能坚决执行,故又改任杜聿明为东北“剿总”副总司令兼冀热辽边区司令,指挥这一行动。

三生教育网

中央军委和东北野战军的预定作战计划是以攻锦打援手段就地歼灭卫立煌集团。但是,在锦州政克后,廖耀湘兵团即停滞于彰武、新民、新立屯之间地区,进退尚难判明。根据这一情况,中央军委和东北野战军领导就下一步作战行动进行了磋商。曾设想:如廖耀湘兵团不敢继续向锦州前进,或停留原地,或由彰武退回新民、沈阳固守时,东北野战军即稍经休整后,首先集中兵力全歼锦西、葫芦岛之国民党军,吸引沈阳敌人出援,尔后回师围歼廖耀湘所部与沈阳守军;如廖耀湘兵团仍按原计划向锦州前进,即全歼该敌于增援途中。17日,中央军委电示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谭政:“你们下一步行动,我们认为宜打锦、葫,并且不宜太迟……我攻锦、葫时,沈敌可能增援。而只要沈敌远离沈阳,走大虎山、大凌河增援锦、葫,便于大局有利。”18日—19日,东北野战军领导得悉廖耀湘兵团一部已占领新立屯并继续南进的新情况,判断沈阳国民党军有可能经锦州或营口实行总退却。认为,如廖耀湘兵团按蒋介石命令强行向锦州攻击前进,“则我们来不及先歼锦、葫之敌,而只有先歼灭由沈阳向锦州前进之敌”。据此,向中央军委建议:采取诱敌深入的方针,在辽西的新立屯、黑山、沟帮子地区打大歼灭战,各个歼灭总退却之敌。19日,中央军委复电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谭政,提出:“如果在长春事件之后,蒋、卫仍不变更锦葫、沈阳两路向你们寻战的方针,那就是很有利的。在此种情形下,你们采取诱敌深入、打大歼灭战的方针甚为正确……因沈敌决心撤退,你们须用全力抓住沈敌。暂时不能打锦、葫。在歼灭沈敌以前,锦、葫应由攻击目标改变为箝制目标”。并指示,要部署有力兵团于营口地区,“只要此招成功,敌无逃路,你们就在战略上胜利了”。20日,中央军委再次电示东北野战军:“如廖兵团继进,则等敌再进一步再进攻之。一经发觉敌不再进或有退沈阳、营口的象征时,则立即包围彰武、新立屯两处敌人,以各个击破为方法,以全歼廖兵团为目的。”

根据中央军委指示,东北野战军决定采取“拦住先头,拖住后尾,夹击其中”的战法歼灭廖耀湘兵团。并于10月20日作出如下部署:锦州地区的第2、第3、第7、第8、第9纵队,第1纵队主力,第6纵队17师和炮兵纵队,立即隐蔽向新立屯、大虎山、黑山方向疾进,从两侧迂回包围敌人;第5纵队由彰武西南的绕阳河一线移至阜新东北的广裕泉地区,第6纵队主力仍位于彰武东北地区待机,视机尾敌南下;第10纵队和第1纵队第3师、内蒙古军区骑兵第1师由新立屯东北地区后撤至黑山、大虎山地区,依托医巫闾山构筑工事,继续迟滞廖耀湘兵团前进,以争取时间待野战军主力回师,然后配合主力围歼敌人;第4、第11纵队等部继续在塔山地区阻击锦西方面之敌,保障主力的作战安全;第12纵队和5个独立师及内蒙古军区骑兵第2师迅速由长春地区进至铁岭、通江口地区,箝制沈阳地区之敌;独立第2师以4天时间赶到营口,切断敌人海上退路。如廖耀湘兵团已先于解放军而转向营口撤退,全军主力立即跟踪追击,争取在营口、牛庄线歼灭撤退之敌。

与此同时,林彪、罗荣桓、刘亚楼、谭政向部队下达了全歼东北国民党军的政治动员令,指出:“目前,我们决以我东面打援之部队与攻锦各部,首先抓住从沈阳出来之廖耀湘兵团,从野战中歼灭之……各部在此形势下必须有连续打大胜仗的雄心,一口吃掉敌人七八个师至十数个师,一次俘虏敌人七八万至十数万……以勇猛果断、前仆后继的精神,不怕困難不怕疲劳的精神,争取大胜,争取全歼东北蒋匪军,解放沈阳,解放东北全境”。各部队根据野战军首长部署迅速展开行动,决心围歼廖耀湘兵团于辽西地区。

速战速决的辽西围歼战

三生教育网

辽西地区包括沈阳以西各县及锦州南北地区。该地区有辽河、巨流河、柳河、绕阳河、沙河、大凌河、女儿河,南北纵贯,流向多变,河水多淤泥,难以徒涉;黑山至沟帮子之间,有由东北向西南走向的山地丘陵;北宁与大(虎山)郑(家屯)两条铁路,从这里狭长的丘陵中间穿插而过。位于两线交界处的黑山、大虎山两点,北临高程千余米的医巫闾山脉,南接连绵50千米的沼泽地带,如两扇铁门,开则畅通,闭则堵塞。东北野战军同廖耀湘兵团首先在这一地区展开了激烈的攻防战。

10月21日,廖耀湘指挥第71军2个师、新1军1个师、新6军1个师及整编第207师第3旅共5个师的兵力,由彰武、新立屯地区南下。23日,在200余门重炮和数十架飞机支援下,向黑山、大虎山25千米弧形正面的解放军阵地展开猛攻,企图夺取黑山、大虎山间约9千米的南下通道。已于10月上旬进入阵地待机的东北野战军第10纵队、第1纵队第3师和骑兵第1师等部,以与阵地共存亡的决心,进行了顽强抗击。黑山以东高家屯、101高地、92高地和石头山一线的第10纵队第28师阵地战斗异常激烈。在101高地,该师与敌短兵相接,反复争斗,终于打退了被称为“党化部队”的国民党军第207师和王牌主力新6军的猛烈进攻。坚守92高地的分队,与敌浴血奋战,最后全部壮烈牺牲。在大虎山南侧大小白台子、孙屯、赵家窝棚等处,先期赶到的第8纵队第22师等部队,也顽强地抗击了敌军的进攻。国民党军虽多次以整团、整营的兵力反复进行集团冲击,但均未能得逞。阻击部队经艰苦奋战,终于守住了黑山、大虎山阵地,为野战军主力回师围歼廖耀湘兵团赢得了宝费时间。

廖耀湘兵团连日进攻受挫,而东北野战军主力已回师到达黑山附近地区,使廖耀湘动摇了攻占黑山、大虎山的信心。同时,自辽阳、鞍山南撤的国民党军第52军两个师已于24日抢占营口,后续部队也已占领鞍山、辽阳,打通了沈阳至营口的通道。廖耀湘深感情况危急,遂决定放弃沿北宁线正面进攻的计划,改由黑山、大虎山以东地区经台安渡辽河向营口撤退。10月25日,廖耀湘兵团除以新6军、第207师第3旅和第71军续攻黑山作掩护外,以其第49军、新3军第14师、新6军骑兵部队为先头,经大虎山以东向营口方向迅速撒退。

为粉碎廖耀湘兵团南逃营口的企图,东北野战军决定以第7、第8、第9纵队从右翼迂回至廖耀湘兵团侧后,与第5、第6纵队从左翼对敌实施钳形夹击;以第1、第2、第3、第10纵队从正面突击,采取边合围、边分割的手段,全歼敌人;以独立第2师向台安以北地区急进,断敌退路。当日,正向营口撤退的国民党军第49军等部进至台安西北魏家窝棚、六间房等地,遭到解放军第8纵队第23师和奉命由盘山北进的独立第2师的突然截击。双方遭遇后展开激战,从早晨打到黄昏,廖兵团虽多次冲击,均被解放军击退。随后解放军右路大军也陆续及时插入大虎山、台安之间地区,堵住了廖耀湘兵团南逃通路。在解放军的坚决有力打击下,廖兵团被迫停止前进。

三生教育网

廖耀湘因南撤受阻,判断退往营口之路已为东北野战军主力斩断,于是改变计划,急令各军分头向沈阳方向撤退。一向主张固守沈阳的卫立煌极力组织配合,命令留守在辽河东岸的新1军暂编第53师进占台安、卡力马一线,搜集船只,并令工兵在辽河上架桥接应。但为时已晚,东北野战军第6纵队已于25日夜进至北宁线的厉家窝棚、姚家窝棚一带,第5纵队于26日凌晨进至二道境子、郑家窝棚之线,截断了廖耀湘兵团向新民、沈阳的退路。解放军不怕伤亡、不顾疲劳,坚决阻住了敌人向沈阳的突围。同时,廖兵团新6军在康家屯、前尖岗子等地的攻击,也为解放军第8纵队所粉碎。廖耀湘兵团撤退沈阳的计划遂告失败。

至此,廖耀湘兵团主力9个师被东北野战军合围于黑山、半拉门以西的沿公路两侧地区,另3个师被合围于大虎山以东、义和庄、康家屯之间地区。廖耀湘兵团因多次被迫改变突击方向,已辙乱旗靡,陷入了极大的混乱状态。

10月26日拂晓,东北野战军展开对廖耀湘兵团的大规模围歼战。各部队按预定计划,在黑山以东、大虎山东北、绕阳河以西、无梁殿以南、魏家窝棚以北纵横约120平方千米的区域内,乘敌混乱之际展开向心突击。第1、第2、第3、第10纵队、第6纵队17师和炮兵纵队主力由黑山正面自东向西突击;第7、第8、第9纵队由大虎山以南,自南向北突击;第5、第6纵队跨北宁线,由二道境子、绕阳河以东向西突击。各部队发扬高度的机动作战精神和战斗积极性,不怕疲劳、不怕伤亡,大胆插入廖耀湘兵团各部队之间,打乱敌人部署。当日晚,第3纵队第7师攻占了胡家窝棚西坡,在混战中一举摧毁廖兵团指挥所。接着,各军、师指挥机构也相继为解放军摧毁。廖耀湘等指挥官无法掌握部队,不得不夹在溃兵中东奔西突。新1、新3军军长见势不妙,只身逃回沈阳。部队失去指挥,更加溃不成军,人马车炮挤在一起,慌乱不堪。解放军则乘机向敌纵深勇猛穿插,实施分割围歼。辽西战场上,到处呈现出壮观无比、动人心弦的歼敌场面。各部队积极主动地寻敌作战,广大指战员发扬英勇果断和灵活机动的战斗作风,哪里有敌人就向哪里攻击,哪里有枪声就朝哪里追,争先恐后地歼击敌人,抓捕俘虏。在东北野战军强大攻势面前,国民党军已无法组织抵抗,溃败如山倒,纷纷投降。战至28日拂晓,辽西围歼战胜利结束,东北野战军全歼廖耀湘兵团5个军、12个师(旅)及特种兵部队共10万余人,其中包括被称为国民党军“五大主力”的新1军主力及新6军主力。国民党第9兵团司令官廖耀湘、新6军军长李涛、第71军军长向风武、第49军军长郑庭笈、新1军副军长文小山等,均为解放军俘获。

三生教育网

當东北野战军主力攻克锦州回师辽西围歼廖耀湘兵团时,第2兵团在塔山、锦西、葫芦岛一线的阻击战仍在激烈地进行。10月26日—28日,锦西、葫芦岛国民党军为配合与接应廖耀湘兵团,多次向解放军阵地猛烈进攻,攻击的主要方向是第11纵队防守的西段阵地。尤以第33师防御的沙河营等阵地战斗最为激烈,阵地曾几易其主。阻击部队经顽强作战,终于守住了阵地。东北野战军主力全歼廖耀湘兵团后,第2兵团在塔山的阻击任务胜利完成,部队主动后移休整。国民党军进占塔山,但未敢继续北进。

结 语

在辽西会战中,东北野战军迅速歼灭廖耀湘兵团,对全歼东北国民党军、解放东北全境,具有决定性意义。中共中央10月28日电贺辽西大捷,称赞这一胜利“对于全国战局贡献极大”。

责任编辑:葛 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