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工圈 >

wen

王小欢的后花园:系在刀剑上的魂

军工圈 发布时间:2019-08-06 阅读:

在我看来,每一把刀剑上都萦系着一个民族的魂魄,无论是正义还是邪恶,高贵还是卑琐。从刀刃和剑尖上,就可以看出一个民族内心的阳光或阴影,也可看出其外在的气质和性格。有的民族高大威猛,一如高加索马刀;有的民族矮小阴鸷,一如马来刀上的毒液。从刀剑的材料、工艺和外观形制上,亦可辨认出一个民族正处在历史长河的哪一个时段和点位:处于开拓期的民族,大都简约质朴,其刀剑便也朴素无华,不事雕饰,只求锋利实用;处于鼎盛期的民族,大都向往奢华,其刀剑上也就镶满宝石金银,成为地位和财富的象征。可以说,从每一把刀剑上,我们都会寻见各个民族文明演化的痕迹和进度。

进入早期文明那一刻起,刀剑就陪伴了迄今为止的大半部人类史。换句话说,人类历史的一大半,是刀剑开辟出来的。这是被西方人用各种史诗,也被东方人特别是中国人用《诗经》《楚辞》乃至唐诗、宋词反复呈现和映照的史实。

男儿何不带吴钩?收取关山五十州。

大将南征胆气豪,腰橫秋水雁翎刀。

一部中国诗史,言及刀剑处,不胜枚举。

我们民族曾长期尚武,故我们的先人一直崇敬刀剑,奉刀剑如神明。巨阙,承影,纯钧,鱼肠,泰阿,湛泸,龙渊,工布,八荒名剑,几乎每一把的背后都有传诵千年的英雄故事。宝剑美人,更是与英雄如影随形,演绎无数佳话,令人神往。

但奈何这一切都已“俱往矣”?

自大唐盛世,中国工匠历百代精进,终于锻造出当时世界最棒的唐刀之后,刀剑便与中国此后的历史一样,逐渐进入漫长的沦落期。连打造唐刀的工艺,也唐风东渐,被我们的东邻扶桑学了去,成就了当今世界的一派名刀:日本的太刀和胁差。

这种历史的反虐,能不让国人唏嘘感叹,乃至汗颜和沉思!

好在刀剑的历史已成过往,今日世界的拓展,明日天下的开辟,已不再需要使用刀剑。那些曾经开创出不可一世的历史的锋刃,如今大都已静静地躺在博物馆的展柜里。寒光虽在,物是时非。那么,如此说来,我们今天在这里讨论刀剑及其历史,仅仅是为了把玩抑或怀旧?

非也。刀剑开疆拓土的历史,其实从未离我们远去。历史老人不过是变换了他老人家手中的玩具而已。从冷兵器到热兵器,到炮舰,到飞行器,到坦克大炮、导弹、核武器再到空天武器,历史的演化只是改变了推进工具,却并未从本质上走出“有枪便是草头王”的丛林期。

即或是我们以为已经过时的刀剑,也并没有真正离开过战场,看看美军现下列装的军刺、匕首等单兵装具,你就可以清楚无误地感受到在过去大半个世纪里,世界上最富攻击性的帝国在锋刃刀尖上的投影!

我们可以不使用刀剑,但却不可失去刀剑精神,这种精神就是锋利加进取。舍此,我们就不能荜路蓝缕,披荆斩棘。这就是我们至今还在这些寒光隐现的刀锋剑刃上流连忘返的理由和意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