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情观察 >

wen

武斌州:一次以诈击敌的战斗

军情观察 发布时间:2018-12-01 阅读:

1942年12月,我从军校毕业,分配到陆军99军92师275团1营3连任排长。不久,奉命撤出乌咀,旋又受命要收复乌咀。面对侵入乌咀数倍于我之敌,我初上火线,虽无取胜把握,但敌前军令如山不容辩解。

乌咀位于湘鄂边界,也是第六与第九战区的交界处。地属九战区,地势重要,是兵家必争之地。当时,敌我双方部队调动频繁。我方为了牵制敌军,留我排在乌咀驻守。连、营部都远在距乌咀10公里处。

在这圩镇里,有数千居民,商业颇盛。是平原地带,四野开阔。距前面的右东苑约5公里,再过河就是向来称为“小南京”的南县城。盘踞南县城之敌是一个加强大队。我曾率几个战士到右东苑眺望侦察。见敌兵在河边晒太阳,或三五成群划小艇取乐。河不宽,我们本想瞄准目标来个突袭,保证可以狙击几个敌寇,但一想到上级一再要求不要暴露目标,我们只好放弃。

我排进驻乌咀后不久,敌侦知我兵力薄弱,派一个加强中队向我进犯。敌来势很凶,向我两面包围,企图一举歼灭我排。在这敌强我弱情况下,我一面奋力抗击,一面向江锐连长电话报告。连长复电:“为避免过大伤亡,经上级同意,你排可后撤5公里,在堤上构筑工事防守。”我当即从乌咀圩镇向后转移。这次与敌战斗中,我排牺牲战士3人,伤5人。敌伤亡10余人。

转移到新阵地的第三天,上级认为乌咀地位重要,万万不可放弃,并做出“谁丢失,谁收复”的决定。层层传达,下令要我排收复乌咀。营长调了一门迫击炮和一挺重机枪配属我排作战,此外就没有其他部队或上级指挥官前来。军令如山,我不敢迟延,召集所有班长介绍敌情,明确任务。当时士气高昂,星夜向乌咀进发。途中抓到新被任命的乌咀伪维持治安会长。我审问后放他回乌咀,我对他说:“我团要在天亮前打进乌咀。我排是先头的尖兵排。天亮后,你要为我全团官兵准备好饭菜,不得有误。”

我排随即赶到距乌咀约一华里地方,做好攻击准备。我想,我已施用了诈术,应趁黑夜进攻,若等到拂晓,我军兵力就会暴露,难以驱敌离开乌咀。于是我指挥迫击炮、重机枪开始射击。步机枪也跟着射击,大造声势。在密集炮火的威力下,敌军误信我军有一团大军压境,仓惶应战一个多小时后即行撤退,渡江回南县去了。我松了一口气,部队不进驻圩镇而在镇外驻扎。我马上写一张条子,用信封封住,找区公所派人送给那位维持会长,告知:部队不进来了,饭不要准备了。这次战斗我排伤亡过半,敌军伤亡多于我军,据镇民报称,敌军马车就运走几十个伤亡的士兵。

战斗结束后,上级以乌咀位置重要,随即调我团第3营进驻。我排回后方整补。这次我们弄假成真,造成好像真有一团兵力来攻乌咀的态势,逼使敌人慌忙逃逸。