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情观察 >

wen

一代艳后骆冰:曾日三:血洒祁连山下的红军战将

军情观察 发布时间:2018-12-01 阅读:

长征结束时,红4方面军主力组成西路军继续远征,红9军代理政委兼政治部主在曾日三,率领9军指战员,血战河西走廊,用最后的生命,谱写了祁连山下一曲雄壮的悲歌。

脱离反动营垒,走进革命阵营

曾日三,1904年5月6日生于湖南省宜章县城的南关街。他家世代书香门第,过着“亦耕亦读”的富家生活。1919年夏,15岁的曾日三考入衡阳三师。

三生教育网

“五四运动”后,衡阳三师学生受新思想激励,学潮此起彼伏。有一次,宜章籍学友高静山(后为红12军政治部主任)邀请曾日三参加驱逐反动校长刘志远的活动,他怕得罪校方丢了学籍婉言推脱。当时在同学们眼中,都认为他胆小怕事,是个“两耳不闻窗外事,一心只读圣贤书”的人。

曾日三在学校5年的学习中,除成绩优秀外,很少参加政治活动,毕业后,到宜章县税捐局作职员。他既无理财的兴趣亦不愿在仕途上竞争。因此,他每天应付了税捐局的差事后,便闭门读书。不久,他辞去厌恶的差事,到母校第一区高小执教。

1924年春,国共合作的统一战线建立。宜章与广东毗连,工农运动迅速兴起。曾日三的许多同学投入了革命洪流,他却依然抱着“唯有读书高”的观念,游离在社会活动之外。但是,由于他治学严谨,又无官更习气,被推举为第一区学务委员。

1927年5月,湖南发生“马日事变”。曾日三是个中间色彩的人物,在宜章教育界略有名气。国民党右派势力拉拢他,委他为县署督学官员,并裹胁他参加了国民党。

1928年1月12日,湘南暴动部队化装智取宜章县城。县长杨孝以为是国民党军队来县驻防,率县城头面人物出迎,被起义部队一网打尽。曾日三随县长出来作陪,亦被当场逮捕。次日,县城召开万人公审大会,处杨孝等死刑。吴仲廉将曾日三平日的表现介绍给朱德,认为他是可以争取的对象,使他获释。

2月6日,湘南第一个红色政权——宜章县苏维埃政府成立。经吴仲廉的动员和教育,曾日三打消了顺虑,答应“帮共产党办事”,与受苦的工农群众站到一边来。他被介绍到县苏维埃主席毛科文那里,做编印宣传材料的工作。不久,彭晒、肖克领导的碕石独立营和陈东日、陈光领导的栗源农民武装合编,成立工农革命军第3师,胡少海为师长,曾日三担任师部秘书。他曾和龚楷去梅田,发动农民参加红军。接着,便随部队转战湘粤边境,打击胡风璋、邝镜明、李绍文等地主武装。此后,他没有回过家,决心抛弃优裕和安逸的生活,跟共产党走下去。

大革命失败之后,曾日三经历了人生重要的转折。他是个正直的青年,终于脱离反动营垒,走到革命隊伍里来了。

三生教育网

严峻战争岁月,锻炼坚强意志

1928年4月,曾日三随湘南起义部队上井冈山,在宁冈与秋收起义部队会师,宜章农军编为工农革命军第4军(后改称红军)第10师第29团,团长胡少海,党代表龚楚,曾日三为团部秘书。不久,因井冈山“人口不满五千,产谷不过万石”,无法解决上万名红军战士的给养问题,又动员了大量湘南农民返回。曾日三被留下来,投入了保卫井冈山的战斗,并由毛科文、胡少海介绍参加了中国共产党。

为了粉碎湘赣之敌的围剿,第29团奉命夺取新七溪岭。枪支不够,曾日三腰揣两颗手榴弹,与吴仲廉等爬到前沿阵地喊话,瓦解敌军斗志。战斗中,他用缴到的枪支武装了自己。不久中共湖南省委代表社修经利用湘南农军的乡土观念,鼓动第29团离开井冈山,被敌人打散。曾日三协助胡少海收拢残部,冲开一条血路,返回井冈山。由于第29团失去番号,他调到红4军军部任参谋。

12月11日,彭德怀率平江起义部队上井冈山。曾日三与军直机关人员连夜搭了一个戏台,欢迎兄弟部队。他还邀张际春、吴汉杰等人,拜访了协助彭德怀领导平江起义的老同学李灿。李灿拉住他的手说:“真想不到,昔日的白面书生也造反了!”

1930年6月,曾日三随红1军团从福建长河出发,支援红3军团攻打长沙。8月,两支部队在浏阳永和镇合编红1方面军,总指挥部是在原红4军军部的基础上组成的,曾日三为红1方面军总部负责文秘工作的参谋。不久,又调升为红军总政治部秘书长。1931年11月,中华苏维埃共和国临时中央政府在江西瑞金成立,将中央苏区划分为江南、福建、粤赣、闽赣四个省,曾日三被派遣到福建省军区担任政委。

曾日三到闽西后,协助省军区司令员叶剑英加强地方武装建设,与胡少海领导的红21军协同作战,抵抗着国民党第19路军蔡廷锴部6个师的进攻,成了拱卫中央苏区的东方前哨。

三生教育网

1932年3月,毛泽东率红1方面军东路军入闽作战,曾日三领导福建省军区地方部队积极配合,夺取龙岩、漳州。特别是漳州一役,红军破城俘敌1600名,缴获飞机2架,赤色高潮震动东南。

红军连续粉碎了国民党军队的三次大规模军事“围剿”,国民党第26路军在内战前线举行宁都起义,编为红5军团。为了加强这支新组建部队的战斗力,红军总部将原红1军团第3军调入。此时,曾日三到红3军,接替李涛的政治部主任职务。他上任不久,便随红5军团投入了第四次反围剿的酣战,与红3军政委朱瑞一道,冒着枪林弹雨,深入前沿阵地,组织突击队。红3军能攻善战,夺乐昌,克宜黄,迫使敌军退守抚州、南城,大振了红5军团的军威。

1933年2月,陈诚指挥蒋介石的嫡系部队12个师,企图消灭红军主力。周恩来、朱德率红3、5军团打伏击,在黄陂歼敌第52、59师,俘敌师长李明、陈时二人。红3军在此役中担负右翼出击任务,曾日三饮冰卧雪,向潜伏的战士们进行战前动员。战斗结束后,他要求指战员发扬连续作战的作风,迅速运动到草台冈,又歼敌第9师和第10师各一部。蒋介石对这次失败十分沮丧,在给陈诚的手谕中写道:“惟此次挫失,惨凄异常,实有生以来惟一之隐痛。”

1933年9月,蒋介石以50万重兵“围剿”中央苏区。战争打了1年,由于“左”倾机会主义者错误的作战方针,使红军蒙受重大损失,被迫进行长征。曾日三接到突围命令,率部从高虎垴、万年亭前线归来,与主力红军在瑞金集结,踏上了战略大转移的征途。

从开辟井冈山根据地到保卫中央苏区,曾日三浴血奋斗了7个春秋,他在严峻的战争岁月,锻炼成为坚强的共产党员,聪明才智也得到了充分的发挥。

坚决发对“左”倾,

批评分裂阴谋

1934年10月,红5军团从瑞金出发长征。中共中央决定留军团政治部主任刘伯坚在江西坚持游击战争,调曾日三接替他的职务。长征中,红5军团担任全军后卫,曾日三和军团长振堂、政委李卓然、参谋长刘伯承(后为陈伯钧)一起,指挥部队边打边撒。

部队进入湖南境内后,蒋介石调集40万重兵围追堵截,形势更加严重。敌人在湘江布下第4道封锁线,红5军团打得异常艰苦。曾日三与战友们扼守东岸的每一个山头,挡住如潮的追兵,激战三昼夜,才掩护庞大的中央机关和辎重队伍渡过湘江。此时,8万红军已减员过半,红5军团第34师也因来不及过江,全军覆没。

面对严重挫折,曾日三痛心疾首,对“左”倾冒险主义者产生了强烈的怀疑和不满。1935年1月,红军打下遵义,召开了具有伟大历史意义的中共中央政治局扩大会议,结束了“左”倾错误领导在中央的统治。遵义城头的霞光,使曾日三脸上的愁云为之一扫。他和李卓然陪同中央代表陈云,连日向红5军团所属部队传达会议精神。指战员精神振奋,坚决拥护毛泽东倡导的运动战方针,高度机动灵活地活动在云贵高原上。

二三月间,中央红军四渡赤水,甩开敌入。接着又突破乌江天险,采取声东击西的战术,兵临贵阳逼昆明,调动敌人保守中心城市。入夏以后,中央红军进入彝民区。曾日三反复向全军团指战员宣传民族政策。接着,部队横渡金沙江,跨越泸定桥,翻过夹金山,于6月中句到达四川懋功,与红4方面军会师。

三生教育网

8月6日举行的沙窝会议,中央决定组织左、右路军经草地北上。红5军团改番号为红5军,编作左路军前锋。因李卓然重伤,曾日三代理政委职务。他在团以上干部会上,反复强调要克服困难,坚决北上,然后率部队踏上了茫茫草地。

可是,进至噶曲河边时,眼看只有3天路程就要与毛泽东、周恩来率领的右路军会合了,曾日三突然接到张国焘的电报,调红5军南返阿坝地区,曾日三不知发生了什么事情,只好率部从草地退回。返回途中,因粮食早已吃完,许多战士饿死在草地上。张国焘擅自决定率军南下,走上了分裂党和红军的道路。

曾日三对此极为气愤。在張国焘召集的红5军营以上干部会议上,他当场与军长董振堂、保卫局长欧阳毅抵制张国焘的命令。张国焘恼羞成怒,挑动少数受蒙蔽的人寻衅闹事,曾日三挺身而出予以制止。他一方面要求部下维护1、4方面军的团结;另一方面与董振堂、欧阳毅联名向红军总司令朱德写报告,反映情况。当时,红5军的电台仍与进抵陕甘的中共中央保持着联系,能够将中央的指示精神及时告诉广大指战员。张国焘察觉此事,更加恼火,指责曾日三“造谣生事,扰乱军心”,没收了电报密码。从此,红5军失去了与中央的直接联系。

长征期间,曾日三以一个共产党员高度的原则性,先后与党内“左”错误和张国焘的分裂阴谋进行了坚决的斗争,无愧是红军一名出色的政治工作领导干部。

张国焘顽固坚持错误,率部向川康边界退却,在卓木碉另立“中央”。由于屡受挫折部队损失严重,不得不向西康东北部转移。

掩护部队撤离,书写悲壮豪歌

1936年7月与红2、6军团在甘孜会师后,在朱德、任弼时、贺龙、刘伯承等的坚决斗争和红4方面军指战员的强烈要求下,张国焘被迫取消伪中央,同意和红2方面军共同北上。曾日三和战友们第3次涉过泥泞的草地,9月初到达甘南。想到即将与红1方面军的战友重逢,他心情格外激动。可是不久,红9军接到命令,与红5军、红30军组成西路军,调往黄河以西。

10月底,西路军2万余人从靖远包河口西渡黄河,向甘肃河西走廊进军。总指挥部随红9军在左翼行动,经五佛寺时,歼灭前来阻挡的国民党马步芳部骑5师,直奔古浪。古浪为河西走廊门户,历来为兵家争战之地。敌马元海部闻讯大惊,从后路包抄上来。曾日三留一支部队阻击,率主力进至城下,先派4个小红军入城送信,大意是:西路军要打通国际路线,请允许借路通过。但守敌残忍地杀害了送信的小红军,不肯让路。曾日三义愤填膺,下令攻城。守敌仅1个团,抵挡不住,弃城逃跑,红军攻占古浪。

1937年1月,红5军攻占高台,但被敌马元海部两万余众围困,军长董振堂以下3000人全部捐躯。红9军攻甘州(今张掖)未克;与红30军到达临泽,进驻倪家营子。倪家营子地处平川沙滩,居民稀散分布方圆数里内。敌以6个步骑旅及民团武装7万人三面包围,将红军纵横分割成数士块。红军伤亡惨重,被迫退入祁连山区。曾日三率红9军300余人断后掩护主力部队继续西进。

巍巍祈连山,白雪皑皑,朔风肃杀。西路军仅存3000人的队伍,衣衫褴褛,疲惫不堪。他们搀扶着伤病员,出入荒山野漠,一连50多天没有见到老百姓。粮食吃光了,连树皮草根都很难找到,生活比过雪山、草地时更艰难。一天早晨,曾日三从总指挥部赶回,兴奋地对大家呼喊起来:“好消息!我们的电台和党中央联系上了,党中央毛主席叫我们到新疆去,还派陈云和滕代远同志接应我们哩!”

4月下旬,部队抵达安西,决定打下县城补充给养。敌军防守甚严,攻城未克,部队撤到红柳园子。敌人策马包抄上来,曾日三立即命令一部分战士拖护伤病员和妇女先走。情况紧急,不容多说,他简单地交待了几句:“你们顺着电线杆子的方向,往西北突围,再过两天就到新边境的星星峡了,那里有人接应!”说毕,转身带领一部分战士,利用残墙断垣作掩护,向敌人马队射击。

突围的同志,后来会合左、右支队的800余人,安全抵达新疆。可是,曾日三始终没有归队。据最后冲出来的战士说,曾日三被敌人包围,子弹耗尽,为避免被俘受辱,拉响最后一颗手榴弹,与几个扑上来的敌人同归于尽,时年33岁。他用自己的鲜血,为西路军英勇悲壮的历史写下了最后殷红的一笔,永远值得后人怀念!

责任编辑:张传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