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情观察 >

wen

吃喝闪2:将星陨落黄海遭遇战

军情观察 发布时间:2019-01-03 阅读:

1915年5月,田守尧出生于安徽省六安县顺河乡田敦村一个贫苦佃农家庭,兄弟姐妹5人。童年的田守尧因食不裹腹,长得又瘦又矮。他10岁便给地主放牛,饱尝被欺压之苦。1931年田守尧参加红军,由于作战勇猛,机智过人,1934年参加长征后升任红二十五军主力团营长。1935年到达陕北任红十五军团第七十八师师长,率部先后参加劳山、榆林桥、直罗镇等著名战役战斗。

红军悍将转战苏北

抗战全面爆发后,田守尧任八路军第一一五师三四四旅六八七团副团长。1937年9月24日,一一五师设伏平型关。25日战斗打响后,田守尧率六八七团一部由蔡家峪至韩家湾一线向被围日军发起冲锋。在惨烈的白刃战中,田守尧身负重伤仍躺在担架上指挥。平型关大捷后,田守尧被擢升为团长。1939年起田守尧任八路军第二纵队新编第二旅旅长、第五纵队第二支队司令员,成功地指挥了一系列敌后抗日反顽战斗。

三生教育网

1940年6月,黄克诚奉命率八路军第二纵队南下华中支援新四军。8月,第二纵队改编为八路军第五纵队,皖南事变后,第五纵队改编为新四军第三师,下辖第七、八、九旅。田守尧任八旅旅长兼苏北盐阜军分区司令员,在盐阜区开辟抗日根据地。

盐阜地区东临黄海,南接苏中,北依陇海铁路,西靠盐河,地域开阔,物产丰富,是华中与华北的交通枢纽。田守尧率八旅进入盐阜区时,日伪军扫荡频繁,土匪恶霸横行,国民党顽固派不时下乡骚扰,社会秩序动荡,群众生活在水深火热之中。面对这种严峻态势,田守尧指挥部队主动打击日伪军,镇压民愤极大的土匪武装,提高了新四军在群众中的声望。

1941年2月15日,田守尧率部首先将盘踞在季家圩里罪大恶极的顾豹岑部600余土匪全部歼灭,百姓无不拍手称快。这年春,睢宁县高作镇—帮土匪趁日军扫荡之机,倾巢出动偷袭设在高作的新四军野战医院,残杀伤员和医护人员。盛怒之下,田守堯派二十二团团长张天云率部一举将这股土匪全部剿灭。

日军对新四军进入盐阜区惶恐不安,如鲠在喉,趁八旅立足未稳,频繁扫荡,妄图将新四军消灭或赶出盐阜区。1941年4月26日拂晓,从涟水县城出动的日军200多人和伪军500多人,突然包围淮安县大胡庄。驻大胡庄的八旅第二十四团一营二连迅速展开,利用院墙、猪圈和房屋顽强抗击,连续打退敌3次冲锋。惨无人道的敌人施放毒气,二连指战员用刺刀、大刀、枪托和敌人进行肉搏,打退了敌第4次冲锋。穷凶极恶的敌人放火烧屋,战士们在浓烟烈焰中反复冲杀,共毙伤日伪军100余人。但因众寡悬殊,副营长巩殿坤、连长晋志云以下82人牺牲,只有1名重伤员幸存。田守尧得知这一悲壮事件后流着泪说:“可歌可泣的二连指战员,沉重地打击了侵略者,为中华民族的解放流尽了最后一滴血。他们气吞山河的浩然正气和视死如归的大无畏精神,永远是我们的学习楷模!”

郑潭口位于涟水县城东北30公里,东、北面依水,街道横在一条河堤上,居高临下。这里既是盐阜、淮海两个抗日根据地联系的纽带,又是日伪据守的咽喉要道。日伪军在郑潭口地面筑有90多个明暗地堡与炮楼相连,地下几十条掩体互相贯通,日伪军800余人驻守,号称“铁郑潭”。1941年9月,田守尧指挥八旅攻克郑潭口据点,毙日伪军300余人,俘500余人,缴获轻重机枪4挺、长短枪800余支,拔除了日伪插入我盐阜、淮海两个根据地之间的钉子。

北上深造黄海遇险

1943年2月17日,侵华日军华中、华北派遣军出动日伪军共2.4万人,开始对盐阜抗日民主根据地实施拉网式扫荡。在敌人扫荡前夕,党中央调新四军第三师参谋长彭雄、第八旅旅长田守尧等团以上干部及随员51人赴延安学习。师长黄克诚指定彭雄、田守尧分别担任这支队伍正、副队长,要求他们必须在日伪的“合围”态势形成之前出发。

当这支队伍克服重重险阻到达盐河南岸时,渡河船只已全部被日军拖入北岸。鉴于情势变化,彭雄、田守尧变更原定方案,不渡盐河,穿越南岸双方拉锯区,改走海路,绕过连云港海上封锁线后,从赣榆县以北苏、鲁交界处己方控制区的柘汪口登岸,经山东根据地后由陆路赴陕。

3月16日,队伍顺利到达阜东县海边小渔村六合庄,幸运地找到一艘400吨位的8舱木帆船。于是,他们从苏北盐河口出发沿黄海北渡。60多岁的船老大王老汉,常驾船往返于苏北和山东之间,熟悉沿途敌人活动规律和海路水文气象。他判断如不出意外,最迟次日中午11点就可到达柘汪口。

三生教育网

帆船驶入水天一色的茫茫黄海,许多干部在海浪颠簸起伏中晕船反应强烈,田守尧不停呕吐仍时刻关注着行船情况。16日夜海面突然风停了,失去动力的帆船停泊10个小时后随波飘荡。17日凌晨,船漂至连云港外赣榆县九里乡小沙东黄海海面。早晨7点多钟,警惕的船老大突然发现,隐约可见的海岸线上竟是日军岚山头据点。

不一会儿,一艘插着膏药旗的日军巡逻艇向木船疾驰而来。“有情况!”田守尧猛地爬起身对彭雄说:“准备战斗,我负责甲板上的指挥!”汽艇驶近了,只见艇首、艇尾上站着10多名全副武装虎视眈眈的日军,用日语大声吆喝着靠近检查。船老大按田守尧和彭雄等事先商定的对策,以“商船”对答但没有周旋过去。两船靠近后,两个日军端着刺刀凶神恶煞般地跳上木船。一名干部眼疾手快,趁其立足未稳,疾步冲上前去一把将其推下大海。接着掏出藏在袖子里的手榴弹甩向敌艇。

“打!”随着田守尧一声令下,手榴弹、驳壳枪对准敌艇猛烈开火,被打得晕头转向的汽艇急速掉头,在手榴弹和短枪有效杀伤范围之外停了下来,艇上的机枪随即朝着木船铺天盖地扫射,木船上顿时弹孔密布木屑横飞,汹涌的海水不断由弹洞灌入船舱。木船处于被动挨打境地毫无还手之力。不一会,几名队员牺牲,其余同志被迫退守船舱。

田守尧神情严肃地说:“同志们,我们决不能让敌人得到我们一点东西,现在大家把携带的秘密文件全部撕掉,扔到海里!”鬼子的机枪弹雨再次扫射船舱,田守尧的妻子陈洛涟被击中,血流如注。一颗罪恶的子弹击中彭雄头部,年仅29岁的一代英杰当即牺牲。相持到午后3时,队员们打退了敌艇3次抵近攻击后,弹药即将耗尽,大家都做好了与敌人同归于尽的准备。但敌艇忌惮新四军将士殊死抵抗的勇气,见天色渐晚,载着10多具鬼子尸体,悻悻掉头返回岚山头据点。

敌特假扮刺杀破产

见敌艇远去,大家长吁口气,木船又缓缓地向北移动。不料,半小时后当船行至距柘汪口不足30公里海面时,身后突然从连云港方向追来3艘日军汽艇。

形势陡变。为减少伤亡,田守尧命令大家俯卧舱底,等敌人靠近了再打。可狡猾的敌人只是远远地用7挺机枪狂风骤雨般向木船射击。不能坐以待毙,田守尧决定将木船驶向近岸后,全体人员涉水登岸朝柘汪口方向进击,“同志们,因为汽艇吃水深惧怕搁浅,不能像木船那样最大限度靠岸,只有这样才能拉开距离避开鬼子的优势火力。”话音未落,船老大中弹牺牲。水手班长小汪驾木船向岸边开去,在离岸3华里处,木船在风浪助力下成功搁浅。此时尾追上来的3艘日军巡逻艇,构成半弧形包围圈,用机枪交叉火力封锁着海面上岸的路。

田守尧搀着妻子,率先跳到水中,其余同志扶着负伤战友紧跟在田守尧夫妻身后,深一脚浅一脚地向岸上冲去。此时失去船体掩护,又有不少同志中弹牺牲。虽然离海岸线近在咫尺,但经过连续两天的颠簸和战斗,田守尧、陈洛涟早已筋疲力竭举步维艰。突然,田守尧夫妇失足陷入海滩上一条深水漕沟,加之陈洛涟身负重伤失血过多,夫妇二人无力挣扎,瞬间被正在涨潮的海水吞噬。

惊涛拍岸黄海悲悼,年仅28岁的田守尧壮烈牺牲。剩下的战友来不及悲痛,在八旅政治部主任张赤民(张池明,1955年被授予中将军衔)指挥下改道涉水拼命往前冲。千钧一发之际,驻王村的滨海警备团第二营闻讯赶来,一边用火力压制日军,一边下海抢救同志们。日军汽艇抵挡不住岸上的火力,只得作罢折回。

时任山东军区司令员的罗荣桓得知彭雄、田守尧两位爱将牺牲的噩耗,十分悲痛,亲自主持了隆重的公祭仪式和追悼会,将彭雄、田守尧夫妇及一起遇难的16位干部和水手安葬于赣榆县马鞍山抗日山烈士陵园。田守尧的老战友、原红十五军团七十八师政委崔田民满怀深情地為烈士们题写了一副挽联:内战抗战身经百战建奇功 为党为国遍体弹痕名千古 横批:永垂不朽!

事情到此还未结束。连云港海上遭遇战几个月后,汪伪特务机关费了很大工夫,终于弄清了大部分新四军阵亡将士的身份。不久,国民党军统也获得了这份绝密情报。而延安方面因为各种条件限制,还不知道田守尧牺牲的细节。经军统头子戴笠亲自策划,派出一名高级特务李代桃僵冒充田守尧前往延安。假扮“田旅长”的军统特务在中央军委招待所住了5天,计划在毛泽东6月22日上午10时接见时,用无声手枪行刺。万幸的是,就在安排接见的前一天,敌特被陕甘宁边区政府保卫处处长陈泊识破擒获。原来,陈泊每天都调阅从中央军委和中办抄来的中央主要领导日常活动的安排计划。当他发现毛泽东将接见“田守尧”时,立即向中央军委总政治部锄奸部侦察科长钱益民询问情况,严格核查时发现了蛛丝马迹,最终揭穿了特务的真实面目,使军统精心策划的惊天大案最后关头彻底流产。这个真实故事在电视剧《延安除奸》中被再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