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情观察 >

wen

风声后传:石醉六与黄埔军校长沙分校

军情观察 发布时间:2019-08-07 阅读:

辛亥革命元勋石醉六(1880-1948年),又名石陶均,字玉峰。1880年3月28日出生于湖南省新邵县潭府乡大树村(原属邵阳县和安乡)。清末炮兵科举人。先后师从江建霞和梁启超,并留学日本、美国、德国。曾任广西讲武堂学生队队长兼战术教官,汉阳革命军督战指挥官,云南护国军总司令部参谋长,日内瓦裁军会议中国代表,国民政府军事参议院中将参议,黄埔军校长沙分校校长,他是黄兴、蔡锷极为倚重的得力助手。石醉六一生经历了辛亥革命、护国战争、驱张运动和国共两次合作,是一位深受传统文化和现代民主思想熏陶的坚定的爱国主义者。

20世纪初,国内青年知识分子中掀起一股到日本留学的热潮,石醉六同样梦想东渡扶桑留学,去探索中国维新图强的道路。1903年2月,新婚仅9个月的石醉六离开妻子张尊年,从邵阳出发赴日留学,22日夜至上海,乘博爱丸轮船东渡,27日抵东京。同行者有长沙杨昌济,新化陈天华、曾继梧,湘阴仇亮,湘潭朱德裳,衡山刘揆一等34人。

石醉六在《六十年的我》一书中有如下记载:“……这次东行,同伴30余人,年龄大的如杨昌济,将近40岁,最小的梁焕廷,不过12岁。到了东京,都在嘉纳治五郎为中国留学生所特设的宏文学院住下来,授预备功课一连几个月……”1904年3月,石醉六入振武学校学习军事专业课程,后又到名古屋第三师团炮兵联队学习。他在日本学习期间,非常勤奋,表现十分出色,各科成绩均列优等或最优等。1909年4月25日,石醉六毕业回国,应蔡锷邀请,任广西讲武堂学生队队长兼战术教官。

辛亥革命前夕,为发动组织新军官兵参与推翻清政府斗争,一批学习军事的留学生利用各种条件,直接渗透到清政府军队内部去掌握领导权。石醉六则于1910年12月,由时任陆军第六镇统制的吴禄贞推荐,渗透入清政府陆军部兵工厂任整理专使,掌握汉阳、上海、南京等几个兵工厂,为革命准备物质条件。

1911年10月4日,武昌起义成功后,袁世凱窃国称帝,石醉六积极参与护国运动,成为蔡锷的干将,助其完成了粉碎帝制延续的阴谋、恢复共和的千秋大业。

三生教育网

1916年8月,蔡锷病重,难以支撑,在石醉六等人多次劝说下,东渡日本,入九州帝国大学医学部治疗。石醉六作为他的爱将和同乡(后来又成为儿女亲家),也东渡日本参与照料,时刻守候在蔡锷病榻旁。11月8日,蔡锷在日本福冈医院逝世,时年34岁,弥留之际,口授遗电均由石醉六笔录。

1916年,黄兴、蔡锷相继去世,石醉六陷入深深的哀痛中。他看到满清政府虽被推翻,但国家处于军阀混战的局面,国民饱受战乱和外侮侵害之苦,内心更为悲痛。

1917年1月7日,石醉六被当时北京政府授予少将军衔,后留学美国、日本,潜心研究军事。1919年4月回国后,任广州军政府政务参议委员。此时,湖南军阀混战,几股势力争夺军政大权。时任湘军总司令的谭延闿为驱逐张敬尧,特派密使约石醉六相见,请其出面解郴州之危,石欣然赴云南斡旋于唐继尧,使李根源部队退出广东韶关,并获广州军政府饷银60万、子弹百万发,为成功驱逐张敬尧奠定了物质基础。

辛亥革命后,中华大地到处军阀混战,民不聊生。石醉六感慨务必建立强大的党军,以统一全中国,加之黄兴、蔡锷等生前嘱其建设强大湘军,为保卫湖南、支持革命培养军事人才。1926年11月,已率国民革命军第8军占领长沙的唐生智约请石醉六担任军事教育长,在长沙筹建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三分校(即黄埔军校长沙分校),石醉六欣然应邀前往。

经历艰辛紧张的筹建工作后,中央军事政治学校第三分校于1927年2月10日正式成立,校址设长沙小吴门外教厂坪(原湖南湘军建国讲武堂旧址)。当分校招生消息公布后,省内外上万名热血青年纷纷赴长沙应考,通过择优选拔后,录取了千余名学生。当时学员主要为新招学生和带职军官,其中新招学生分为步兵、工兵、炮兵和政治四科。学习期限一年,带职军官佩挂军官斜皮带,学习期限6个月。学习课程主要是军事课和政治课。他的同乡好友高济川就是分校选拔带职军官一员,一方面在政治补习班学习,一方面又担任步兵军事教官。

1927年3月10日,石醉六被任命为分校校长,加入国民党的共产党人夏曦为政治部主任,余范传为教育长,杨石松为总教官。

石醉六在分校任职期间,非常重视学员政治教育,聘请了不少共产党人或社会知名人士前来授课,如蔡和森、徐特立、恽代英、高语罕及湖南大学校长李达等。当时学校政治气氛十分浓厚,到处张贴了红色革命标语,插满了飘扬的红旗。石醉六在作报告时,经常带领学员高喊口号:“革命的向左转,不革命的滚出去!”同时还在办公室里亲自书写这句大幅标语,这对学员影响很大。石醉六也因为文武双全、功勋卓著而受到全校师生的敬重。学校政治部编辑的革命刊物《火花》,每周出刊一期,宣传革命理论。学员兼教官的高济川后来回忆三分校学习生活时说:“当时革命气氛之浓厚,确实达到了高潮,影响了一大批的热血青年,坚定了革命信念。”

然而好景不长,随着国共两党分歧扩大,矛盾渐趋激化,1927年5月21日晚,许克祥率部发动“马日事变”,整个湖南处于白色恐怖之中,革命气氛十分浓厚的黄埔长沙分校也受到波及,石醉六因有“共党嫌疑”,被迫于第二天离校出走,政治部主任夏曦及教职员、学生中的共产党员都转入地下,学校处于瘫痪状态。这时,第4集团军总司令唐生智又接管了长沙分校,随后政治部被取消,政治课被废除,政治大队也改为步兵大队。从此,长沙分校彻底改头换面了,更名为中央陆军军事政治学校长沙第三分校。校长由陈嘉佑担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