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情观察 >

wen

终极一班3qvod:一江山岛战役中最关键的五句话

军情观察 发布时间:2019-08-07 阅读:

一江山岛战役是我军历史上首次三军联合作战,部队登岛后仅3小时就全歼守敌1086人(毙519人,俘567人)。此役规模不大影响却极大,得到毛泽东高度评价:“打得很好!我军首次三军联合作战是成功的。”其实,按照我军原计划,一江山岛只是“开胃菜”,大陈岛才是“主菜”,结果大陈岛守军见势不妙跑路了。一江山岛战役积累了登岛作战的许多成功经验,但也留下了一些遗憾。

毛泽东:“美蒋签订的任何条约都是一纸空文,中国人想打就打,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

一江山岛战役打不打?什么时候打?怎么打?有一个最大因素必须考虑——美国会否干涉?采取什么方式干涉?干涉到什么程度?

看起来,美国做足了准备干涉的架势。比如,美军与台军在一江山岛海域进行联合军事演习,并通过媒体故意放风美台《共同防御条约》即将签订;又比如,战斗开始后,美国海军(第七舰队、第十七特混舰队和第十五特混舰队等)纷至沓来,共计132艘舰艇,500多架飞机,4500名海军人员,3000名空军人员,阵势挺唬人;再比如,总统艾森豪威尔、国务卿杜勒斯、第七舰队司令普赖德都表示要进行干涉。

怎么办?

毛泽东表态了:“美蒋签订的任何条约都是一纸空文,中国人想打就打,想什么时候打就什么时候打!”当然了,“光说不练”吓不退美国鬼子,言语之后还得来点行动上的“套餐”。1955年2月9日,美军2架战斗机“擦边”侵入浙江松门领空。我军防空部队毫不客气,迅即还击,击落1架,击跑1架。美军不甘心,几十架飞机一起“组团”上门挑衅。我方针锋相对,派出战机与其在空中对峙,还顺带炸了大陈岛的供水厂。

最后,美军虚张声势的老底被揭穿,只得悻悻而去。

张爱萍:“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必须从我国和我军实际出发,创造出特定条件下的特定打法。”

打一江山岛战役搞三军联合渡海登岛作战,在我军历史上是第一遭,缺乏经验。为此,我军特地从苏联请来渡海登岛作战专家作为“高参”帮助出谋划策。然而,总指挥张爱萍与“洋专家”意见不合。

苏联专家提出一系列必须遵守的规律,其中一条是“夜间航渡,拂晓登岛”,切忌白天登岛,因为难以达成突袭效果,而且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伤亡会很大。但张爱萍否定了这一建议,决定白天登岛。苏联专家一听目瞪口呆,连连摇头,竟至拎包走人。这等于在用脚说话:你们真要这么干,失败了与咱们可没半毛钱关系。

张爱萍置登岛作战的“规律”于不顾,究竟是出于何种考虑?第一,苏联专家的建议固然“有理”,但问题是,我陆海空三军在伸手不见五指的夜间协同作战,当时还做不到。第二,白天展开行动的好处很多:有利于发挥三军协同作战效能、有利于航渡并准确抵达预定登岛位置、有利于有序登岸避免因登陆地段狭窄引发混乱。第三,为了解决苏联顾问提出的“白天登岛伤亡大”的问题,可以提前夺取制空权和制海权,不必等到战时。

张爱萍特别强调:“一江山岛登陆作战,必须从我国和我军实际出发,创造出特定条件下的特定打法。”此话可谓深得兵法精髓。

敌军防卫司令刘廉一:“不要惊慌,共军不可能发起进攻。这是带骚扰性的袭击……”

1955年1月18日天亮后,一江山岛战役拉开战幕。国防部长彭德怀、总参谋长粟裕、副总参谋长陈赓和各总部、各军兵种的首长都在总参作战室督战。大家最关注两个问题:一江山岛能多快拿下?美国会如何反应?

我军行动神速,入夜前就拿下了一江山岛。张爱萍战前曾表示:“要是能在5点半前结束战斗,那么美国人要来干涉也来不及了!”登岛官兵不负所望,做到了。

美国人在干嘛呢?

美国就算要干涉,判断我軍企图需要时间吧?出兵走程序也需要时间吧?美军接到命令从菲律宾和日本赶过来也需要时间吧?结果就是,美国根本来不及反应。

美国人蒙了,台军守军司令刘廉一更找不着北。枪声响起,他还故作镇定给弟兄们打气:“不要惊慌,共军不可能发起进攻。这是带骚扰性的袭击……”他的底气从哪里来?当然是从美国主子那里。1954年11月,台湾的美军顾问团向台军拍胸脯打包票:“共军”不可能在冬季多风季节发起任何规模的渡海登陆作战。

美国合众联合社:“共产党中国的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而且执行得很好。”

一江山岛战役结束次日,美国合众联合社发表评论说:“共产党中国的第一次陆、海、空联合作战是经过周密策划而且执行得很好。”这个评价倒是中肯,可以说,一江山岛战役基本就是按照战前演习展开实施的。此战只打了一天,但准备工作却用了整整五年,事实证明,5年辛苦完全值得。

三军联合渡海登岛作战对我军而言是个全新课题,需做功课的地方很多,要准备的环节不少,其中最重要的一环是战前演练。张爱萍特地选择在大小猫山进行实兵演练。为什么是这里?因为这里地形与一江山岛的相似度很高。

练时多流汗,战时少流血,官兵们都知道这个道理,所以对每个协同动作都进行了精确计算与反复训练。据当年东海舰队登陆艇第三大队作战参谋孙梅生回忆:“在图上画一点,你在这里出发,几点几时出发,你自己画航线,预计在哪一点你要去登陆,时间不差一分钟,登陆点不差50公尺。”

从实战过程看,三军官兵按照《作战协同计划表》实施联合作战,“几乎没有误差”。

浙东前线指挥部陆军总指挥黄朝天:“国民党军的倒打火力,对我们杀伤太大了!我们事先估计不足啊!”

一江山岛战役作为我军战史上的经典之作写入了战史,一方面,需要竖起平面镜,客观总结经验,另一方面也要拿起显微镜,从胜利中查找不足。这样的回顾与反思才更全面、更科学、更有价值。

这场战役的胜利掩盖了一些弱点,往往被既往研究所忽略。此战歼敌1086人,而我军损失1491人(伤1037人,亡454人),超过了对手。打仗当然免不了伤亡,但“没必要的伤亡”能避免的还是应该避免。如果战前考虑得再周到细致一些,我军伤亡1491人这个数字是可以减少的。正如浙东前线指挥部陆军总指挥、第二十军副军长黄朝天所说:“国民党军的倒打火力,对我们杀伤太大了!我们事先估计不足啊!”

怎么会这样?

第一次较大伤亡发生在航渡最后一程。无论我海空军提前进行火力打击还是航渡过程中,岛上敌军一直没开火。离对岸还在2000米外,我军便开始不停地射击,因射程不足杀敌效果极低,只能发挥有限的威慑作用。守军则没有立即还击,而是等我军航渡部队离岸仅500米进入其有效射程后才开火。当我军冒着伤亡抵达岸边时,枪管打红甚至打爆了,还有的子弹卡住,打不出去。

第二次较大伤亡发生在抢滩登陆时。我军吸取金门之战第一梯队兵力投入不足的教训,此番首批登岛部队就安排了足够兵力。可惜过犹不及,造成我军抢滩登岛时,由于地段狭窄展不开,队形过于密集,遭敌严重杀伤。据第二十军六十师通信连文书王德润回忆:一江山岛“不是一下子平安无事上去的,人不是一个一个倒,是一片一片倒”。

第三次较大伤亡发生在一江山岛反斜面。登岛前,我军对该岛进行了火力覆盖,但敌早有防备,把主要反击力量以地下暗堡等形式,布置在反斜面我火力覆盖的死角,同时很大程度上躲开了战前我军的侦察。结果,我军占领一江山岛正面继续扩张战果时,在反斜面损失惨重。第六十师政治部青年科科长方明回忆:“我们的战士在这地方的伤亡数量不少。”

经验诚可贵,教训价亦高;若为胜利故,两者皆需要。

(本栏目责任编辑 魏 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