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头条 >

wen

宨:军事的“萨德”与政治的“S-400”

军事头条 发布时间:2018-11-23 阅读:

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10月6日发布消息,应沙特阿拉伯的要求,美国将向其出售总价值150亿美元的“萨德”反导系统。俄罗斯政府在此前一天也已经确认,沙特将从俄国进口价值30亿美元的武器。其中20亿美元用于采购的S-400防空导弹系统,也有一定的反导能力。美俄两大强国“伺候”沙特一个国家,这难道是“不谋而合”吗?

西亚北非地区的导弹和反导

西亚北非作为长期以来的战乱之地,从来不缺乏各种武器。其中弹道导弹这种独特的武器,对地区军事形势带来了极其深远的影响。冷战时期苏联向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等国家扩散了“飞毛腿”液体短程弹道导弹,为西亚北非国家发展弹道导弹奠定了基础。两伊战争中伊拉克和伊朗的弹道导弹大战在攻防作战上价值不大,但产生了战略性效果。尤其是伊拉克的“飞毛腿”系列导弹对伊朗首都德黑兰产生巨大威胁,造成了平民大量伤亡,有难以估量的战略威慑效果。

1991年第一次海湾战争中,伊拉克的“飞毛腿”衍生型导弹对美军为主的联军构成了不小的压力。伊拉克发射了88枚“飞毛腿”导弹,其中42枚射向以色列。虽然“飞毛腿”导弹只对参战美军造成少许阵亡的战绩,但造成的以色列平民伤亡仍然带来了极大的政治压力。为了解除“飞毛腿”导弹的威胁,美军被迫将11%的空袭兵力用于猎杀“飞毛腿”导弹。这与压制伊拉克防空系统的兵力相同,仅此就证明了伊拉克“飞毛腿”导弹的成功。简而言之,哪怕是老旧的“飞毛腿”导弹,在现代战争中也足以威胁到军事超级大国,这让它备受穷国弱国的青睐。

美軍正在韩国庆尚北道星洲郡部署的“萨德”系统。

现在西亚北非地区弹道导弹早已大规模扩散。原来的埃及、叙利亚和伊拉克姑且不论,伊朗在两伊战争中就获得了基于“飞毛腿”技术的流星一号、“流星”二号和“流星”三号。伊朗不仅在此基础上发展出再入机动弹头的“伊迈德”导弹,还研制了“泥石”系列固体中程导弹和单级的固体短程导弹。

以色列“箭”式反导系统虽然闻名,但它的“杰里科”系列固体中远程弹道导弹同样相当先进,只不过很少被人提及。

阿联酋正在推进装备的“爱国者”-2导弹。

另外,北方的土耳其也在发展弹道导弹,目前已经研制出“风暴”单级固体短程弹道导弹,据称还在发展中程弹道导弹。

面对动荡的地区形势和不确定的未来,该地区,尤其是海湾合作委员会国家加强军备是大势所趋。2012年美国国防安全合作局向美国国会递交报告,准备向阿联酋出售48枚“萨德”导弹和9辆“萨德”发射车,以及相关设备、配件、培训和后勤支持,总价值11.35亿美元。2012年国防安全合作局还报告向卡塔尔出售“萨德”系统的事项。卡塔尔从美国采购2套“萨德”系统,其中包括2部AN/ TPY-2火控雷达,12辆“萨德”发射车,150枚“萨德”拦截弹和一部“铺路爪”早期预警雷达。当然还有相关的配件培训和后勤等支持,卡塔尔的军购合同总价值65亿美元。

阿布扎比防务展上的“爱国者”-2导弹发射车。

沙特作为海湾合作组织的老大,一直试图在宗教、政治和军事全面发挥重要作用。在弹道导弹技术如此大幅度扩散的情况下,如果没有反导能力,说话底气都会不足。所以沙特对反导系统的采购几乎是必然的。其他的小兄弟们都已经先后出手,而老大哥沙特却只有早期购买的美制“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在伊朗等国的弹道导弹威胁面前实在是有些心虚。

军火大单的由来和详情

2011年以来,沙特在政治军事上十分活跃,公开出兵也门,与也门胡塞武装发生了激烈交火。胡赛武装虽然在地面交战中不落下风,却很难对抗沙特的空中优势。而弹道导弹为胡塞武装带来了反击的手段。

胡赛武装使用“飞毛腿”及其衍生型号,给沙特军队造成了不小的伤亡。最近的一次是2017年11月4日,胡塞武装使用“火山”-2中程弹道导弹袭击了利雅得国际机场,不过据称被沙特的“爱国者”防空导弹系统击落。而早在2017年初,“火山”导弹就打击过沙特纵深地域的目标。

胡塞武装的实力有限,海湾对面的伊朗实力则强得多。伊朗的“流星”系列、“泥石”系列等中程弹道导弹,更迫使沙特为首的海湾国家加强防空和反导能力。沙特军队不太擅长打仗,其利用购买军火的机会交“保护费”,争取国际列强的理解、支持和合作,也是非常重要的。这是沙特出人意料地同时采购美俄巨额军火的根本原因。

两项军火大单的具体内容包括:

向美国购买7个“萨德”连的装备,包括7部AN/TPY-2雷达,44部“萨德”发射车,360枚“萨德”拦截弹,16套“萨德”火控通信单元,以及“萨德”系统其它的后勤和维护单元。由于“萨德”入韩问题引发的外交冲突,“萨德”系统备受关注。今年美国总统特朗普曾表示希望韩国负担一半的费用,也就是出10亿美元。这说明一套“萨德”系统采购价约合20亿美元。沙特采购7套“萨德”系统总价150亿美元,还算是相对公允的价格。美国并没有因为土豪“不差钱”而痛宰一顿。

网传沙特建筑中的胡赛导弹残骸

向俄罗斯采购价值20亿美元的S-400远程防空导弹系统是一项意向性的合同,最后能否实施还不得而知。或许正因为如此,20亿美元到底包括几套S-400系统都语焉不详。如果前期其他国家向俄采购时,用30亿美元买到了6套S-400系统。以此推测,沙特可能采购4套S-400系统。

军事上的选择:“萨德”

2015年沙特刚刚从美国洛克希德-马丁公司采购了多达600枚的PAC-3型导弹,外加升级配件和培训等服务合同,总价值54亿美元。PAC-3型导弹是美国陆军防空反导的主力,可以拦截1000千米-1500千米射程的中近程弹道导弹。

落在田野间的胡赛导弹残骸

从沙特目前面对的威胁看,原有的“爱国者”系统配合新的PAC-3型导弹,足以对抗伊朗现有弹道导弹的威胁,更不要说也门的“飞毛腿”或衍生型“火山”弹道导弹了。然而,只靠“爱国者”未免太过单薄。美国综合反导系统中除了“爱国者”,还包括陆基中段防御系统,末段高空区域防御系统“萨德”,还有海基中段防御系统(使用标准-3)导弹,一级海基末段低层防御系统(使用标准-6导弹)。

考虑到波斯湾沿岸的地形,海上反导能力对沙特是很不错的选择。2015年,美国批准向沙特出售4艘濒海战斗舰的合同,总价值112.5亿美元。这些濒海战斗舰不同于美国海军自用的型号,而是由洛克希德·马丁公司深度改进过的国际出口型,被称为多用途水面战舰。这实际上是一种导弹护卫舰。沙特的濒海战斗舰将安装16单元MK41垂直发射系统,还有小型战舰使用的AN/SPY-1F相控阵雷达和“宙斯盾”系统。其未来可能进一步升级为具有全部反导功能的“宙斯盾”。如果部署在波斯湾,可以对伊朗的弹道导弹形成有效拦截能力。但美国人还没有把相关的改造技术开发出来,让其反导能力成了镜中花水中月。

胡赛导弹残骸与伊朗导弹对比

考虑到这些军舰上的“宙斯盾”具备反导能力还遥遥无期,沙特提出了购买“萨德”系统的要求。“萨德”系统作为区域高空反导系统,使用X波段的AN/TPY-2高精度火控雷达,外加火控通信电源等系统,探测距离远、精度高,远超“萨德”拦截导弹的有效射程。美军也将其独立部署作为前置的早期预警雷达使用。“萨德”拦截弹同样可圈可点,导弹最高速度可达约2.8千米/秒,最大射程约200千米,最大射高约150千米,它具备独特的大气层内外双重拦截能力,这在目前的反导装备中是独一无二的。这是因为“萨德”拦截弹采用了导引头侧窗设计,窗口气动加热不严重,可在大气高层内使用,在40千米以上高度拦截弹道导弹。而其它反导系统存在着火力空白区。PAC-3型系统有效拦截高度只有20(PAC-3)或35千米(PAC-3 MSE),标准-3导弹只能在100千米以上的大气层外拦截弹道导弹,中间这一段高度范围必须靠“萨德”来填补。所以,美军才会用“萨德”加“爱国者”-3系统构成的高低双层反导体系,形成基本衔接的反导拦截火力。

“萨德”系统在美军反导试验中表现非常出色,在以往的15次反导试验中对各种短程到远程弹道导弹实现了100%拦截成功的惊人纪录。在一次双发齐射拦截試验中还出现一枚“萨德”拦截弹击毁靶弹,后一发“萨德”拦截弹又命中了靶弹爆炸后最大残骸的战绩。11月4日也门胡塞武装发射两枚“火山”-2中程弹道导弹袭击利雅得时,如果沙特当时部署了“萨德”,火山-2肯定要在飞行中段和末段遭到“萨德”系统的分层拦截。

“萨德”系统射程比不上标准-3导弹,无法实现对中程和中远程导弹的中段拦截。但这对沙特不是问题。沙特虽然国土面积不小,但多数地区是荒芜人烟的沙漠,7套“萨德”对沙特的反导防御已经足够。要知道美国陆军也仅仅订购了7套“萨德”。沙特花费150亿美元的巨资采购“萨德”,固然有向美国交“保护费”的因素,但在军事上是十分合理和明智的选择。

政治上的选择:S-400

S-400是俄罗斯现役最新最强的远程防空导弹系统,但它其实有很久远的历史,沙特对它感兴趣也非一天两天了。

胡赛武装的导弹攻击导致了沙特来自空中的报复

1999年2月12日,S-400系统在阿斯特拉罕的卡普斯京亚尔靶场进行了首次试射。当时俄方表示,S-400系统将拥有400千米射程的导弹,而且到2001年有望服役。然而,S-400系统的研制并不顺利,直到2003年仍然没有做好交付的准备。2004年2月,俄罗斯使用48N6DM导弹成功拦截了一枚弹道导弹。到2007年S-400系统才交付俄罗斯防空军使用。

S-400系统的技术水平也没有俄罗斯宣传的那么高。根据早期防务展的公开信息,S-400系统很大程度上就是S-300P系列的进一步改进型,曾被命名为S-300PMU3,与较早型号的S-300PMU2系统并没有多大区别。

事实上,很长一段时间里俄军自用的S-400系统仍然使用S-300P系统的48N6和48N6D导弹(出口型编号48N6E和48N6E2)。唯一新增的导弹是48N6DM(出口型为48N6E3)导弹。48N6DM导弹最大射程可达250千米,比48N6和48N6D导弹的150和200千米有所增加,但和公关宣传中提到的400千米射程仍有很大距离。而且48N6DM导弹直到2009年才开始批量生产。

正是在2009年,沙特提出了花费20亿美元采购一批S-400系统的想法。不过媒体报道指出,俄罗斯对此并不乐意,只愿意向其出口老式的S-300系统。虽然当时S-400系统和S-300系统的作战效能差别不大,但这一态度折射出的政治考虑,相当耐人寻味。

一名沙特防空军军人与“爱国者”-2导弹合影。

S-400服役后,金刚石-安泰设计局并没有放弃400千米超远程导弹40N6的研制和试验工作。但2013年的试验以失败告终。直到2015年4月4日,俄空天防御兵副司令才宣布,近日成功试射了一枚用于S-400防空导弹系统的新型导弹,达到了400千米的射程。

2017年4月初40N6导弹开始交付俄罗斯空天军,这标志着宣传了将近20年的指标终于实现了。从俄网友透露的信息看,40N6导弹在外形和重量上与老式的48N6系列导弹没有多大区别。尤其是导弹重量1893千克,与48N6DM导弹的1835千克差别微乎其微。综合分析,40N6导弹很可能使用了主动雷达制导以及第三方制导等技术,以充分发挥导弹的超远射程。不过这也意味着它很可能无法独立作战,外国客户即使买了40N6也很难达到400千米射程,除非向俄购买更多传感器系统。

除了新的4 8 N 6 D M和4 0 N 6导弹外,S - 4 0 0系统其它部分和S-300PMU2系统区别不大,包括5P85TE2发射车和96L6搜索雷达。换用的92N6火控雷达虽然功率更大,但仍是空馈方式的无源相控阵雷达。对于绝大多数S-300P系列导弹的用户来说,S-400实际上就是一个有所升级的S-300。

发射状态的S-400

考虑到“爱国者”-2系统足以和S-300PMU2系统抗衡,而PAC-3、尤其是PAC-3 MSE导弹的反导能力比48N6系列导弹強得多,购买S-400系统在防空作战上属于重复建设。这一采购意向很难说是出于军事上的需求。40N6超远程导弹2017年才服役,而沙特早在2009年就表示了购买S-400的意向。很明显沙特看中的并非超远程防空导弹,而是俄罗斯本身。有趣的是,沙特曾提出以购买S-400防空导弹系统换取俄罗斯放弃向伊朗出口S-300PMU2导弹。这再清晰不过地传达了沙特的意图:拉拢俄罗斯。至于 S-400本身的性能究竟如何,反而并不重要。

沙特和俄罗斯一向不和,但最近几年来双方有所靠近。新的S-400采购意向性合同就是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俄罗斯的成果。这项价值20亿美元的意向实际上仍是在投石问路,希望以军火交易为引子拉近两国关系。一方面借机对伊朗施压,牵制俄罗斯的伊朗外交政策;另一方面向美国示威,提高沙特在美国外交棋盘上的地位,属于“搞政治”的产物。

眼下西亚北非的局势正在持续发生深刻的演变,沙特自身的政局发展也令人瞠目结舌。沙特和周边国家会不会爆发正规战争,“萨德”和S-400有没有机会真刀真枪地上阵,还值得人们继续观察。

新的S-400合同是沙特国王萨勒曼访问俄罗斯的成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