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军事头条 >

wen

九布人体:让符号讲述《活着》

军事头条 发布时间:2019-06-04 阅读:

一部电影是符号文本,那电影本身(其物质存在)是符号载体,因此让符号讲述电影着实合理。一个伟大的导演更是把不经意的符号运用的出神入化,增添电影的艺术特色,而张艺谋恰恰符合这一角色要求,因而让符号讲述《活着》再合适不过。

让符号讲述《活着》

这部电影也算是看了好几遍,每一遍都会发现不同的东西,每看一遍便更明白导演的意图,但是有一样东西一直牵动着我的内心,这件东西可以称得上是本部电影的半壁江山,起到了线索的作用——皮影。简单说,“皮影”是对皮影戏和皮影戏人物(包括场面道具景物)制品的通用称谓,我们通常说的皮影戏就是利用皮影演绎出来的。

为什么在影片中出现这么一件东西作用很特殊呢,我们就从符号说起。符号没有必要需要一个定义,但是根据索绪尔的理论,符号最基本的就是由能指和所指组成。前面我们对“皮影”的描述算是符号的能指,而符号的所指却是变化的,因为符号和符号的组合构成系统,如果改变了符号系统,那符号所表达的意义也就不一样了。在这部电影中皮影出现多次,每次的含义也不一样。皮影是随着电影开始的,当福贵少爷和龙二赌博时,福贵少爷嫌表演的皮影戏不热闹亲自上阵,这时的皮影表现出的是福贵少爷心理活动,寻求热闹和刺激;后来随着剧情的发展,福贵少爷变成了福贵,这时福贵亲自上阵表演皮影戏不再是娱乐,而是一份事业,为了能够养家糊口;再比如皮影从人人喜欢的民间艺术逐渐成为了四旧,其中蕴含的讽刺和反思也让影片加分不少。重点放在皮影上还有一个我感觉重要的因素就是皮影见证了几乎所有的悲剧:福贵在皮影戏中把全部家产输给了龙二,是故事的一个转折点;福贵在演出皮影戏中被征兵;在皮影戏中惊闻儿子永庆被砸死的噩耗,终于在破四旧当中皮影被烧毁在火中。原本这样一个悲剧的时代就要结束了,生活可以更好了,但是可能正因为偏偏是凤霞烧的皮影,为以后埋下了伏笔,非要使影片成为一个彻头彻尾的悲剧。

让符号讲述《活着》

另外这部片子描写了文革,因此存在许多让我们深思的东西,而这种反思也同样是运用符号表现出来的。仔细分析符号学,才更明白什么是“意义不在场才需要符号”,一旦感知符号载体在场,就可以明确地说,意义并没有在场,如果我们觉得意义已经在场,那就是我们还没有明白符号的真正意义。举个例子就是男生在追女孩子的时候送花献殷勤,眉目传情,这时意思就是还没追到手,当结婚以后,一般夫妻之间就很少眉目传情了,因为目的已经达到了,符号也就没有了存在的意义。回到这部影片中,文革是符号,如果我们观众看到的是文革从中获得的消息也是缅怀文革,那我们的理解就错了我们就没能明白文革这个符号的意义,文革符号的意思是我们应该反思文革,让这样的事不再发生,影片提到文革这个符号时,反思文革这个意义是不在场的,当他把文革呈现在影片中时,文革的符号也就失去了意义。

语言符号算得上符号中的一大门类,福贵对两代人说的一句话结束影片:“养大了就变成了鹅,鹅养大了就变成了羊,羊养大了就变成了牛,牛养大了就变成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