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事参阅 >

wen

槐耳菌质:给军旅人生换一种底色

时事参阅 发布时间:2018-11-25 阅读:

新排长集训之前。张青青和其他4名女排长心存侥幸:“总不能拿我们跟那些男排长一视同仁吧,毕竟有些课目我们小女兵做不来的。”

三个月后,这些娇娇怯怯的“小女兵”也跟其他男排长一样,30多秒就把9公斤重的并列机枪组装完毕。40分钟内堆制一个1×1.5米的地形沙盘,8米长3米宽21吨重的8轮步战车也能爬坡过坎、熟练驾驭。

“这下真成‘女汉子’了。”虽是自嘲,张青青眉宇之间却满是自豪。

“就像驾驶步战车一样,这次集训就是要教给大家怎么在基层起步挂挡”

高炮团国防生新排长王雪刚是集训队的名人,爽朗、健谈。喜欢周云蓬的《绿皮火车》。大学时就是一个标准的背包客、沙发客。一个背包走遍了全国各地,还以1500元的旅资穷游东南亚,是个崇尚说走就走的文艺青年。

到了军校和部队,自由随性却和纪律规定屡屡触“电”:站哨时为啥不能看书?饭堂吃饭为什么不让讲话?被子叠那么整齐到底有什么用?我干什么还要顾及战士怎么想?等等。因为如此“思想复杂”“纪律松弛”,还被关过几次禁闭。

“从地方到部队、从校门到营门、从学员到排长,就像踩个急刹车,这些‘准军官’难免碰头不舒服。”师政委尹红星认为。这些都很正常,就像开步战车一样,这次集训就是要教给大家怎么在基层起步挂挡。

重踩“离合”,轻触“油门”。集训第3天。新排长们刚摊开被子准备午睡,一阵凄厉的紧急集合号让他们翻身而起。集合到大操场,不是背包散了,就是脸盆掉了,丁零当啷,狼狈不堪。

“受不了,这已经是集训队第N次把我们当新兵折腾了——”很多排长抱怨。在这之前,集训队队长薛瑞祥、教导员胡学浩突击内务检查,扯掉了70%排长的被子,因为“叠得连新兵都不如”。

除了这种“令人印象深刻的雷霆手段”,集训队也有润物无声的转化。他们把参观史馆、参加演习等活动也列入集训计划。邀请师领导辅导授课、现身说法,面对面、手把手让学员理性认知部队,客观规划军旅人生。

“一切都是最好的安排。”师政治部李海副主任在集训动员时。也笑言“送大家一碗鸡汤”。这碗鸡汤也确实滋养了很多“水土不服”的人。现在。王雪刚站在“横竖都是一条线”,走路只听“手擦裤缝声音”的队列里也习以为常了,他说:“这就是地方羡慕我们的部队作风,也算是我们的一种军营文化和骄傲。挺好的。”

“现在就要教给他们怎么做‘领导者’”

某机步团新排长惠勇一度很享受集训生活,因为“在这儿能找到当学员的感觉”,“管好自己就行了,不想当排长,头疼”。

——找排里战上淡心,有的直接给他撂话“我不给你找事儿,你也别找我事儿”,有的甚至“不带你玩”“联下欺上”“讲评排长”,把他自信心搞得“支离破碎”。

“一句话,就是不会带兵、怯于带兵。”政治部肖云开主任认为,这些新排长大多没有当兵经历,实际带兵管理能力普遍偏低,再加上有的在年龄、资历、素质上与战士出现“倒挂”,综合素质偏弱,出现挫败感很正常。

“现在就要教给他们怎么当‘领导者’。”肖主任开玩笑地说,“晓之以法。授之以技,从技术操作层面教他们如何带兵。”

在集训计划上,他们收集了“如何加强与部属的沟通”“如何做好个别人的工作”“怎么发挥思想工作骨干的作用”“新排长应具备的基本素质”等25个具体话题,分给团政委、主任、教导员登台授课,手把手地给大家传授当排长的“看家本领”。

当新排长们问“如何才能降服那些牛皮哄哄的刺头兵”时,来授课的“尊干爱兵模范”、某机步团教导员宋善玉就再三劝这些“斗志昂扬”的新排长们说:“带兵讲究以情换情、以心换心。兵不是降服的,是以情来感动的。”

谈到如何拉近距离、凝神聚力,大家都有几招“压箱底的秘诀”:执勤站女排长李禹含认为得“找共同点”,“女兵嘛,聊聊衣服、化妆品,马上就热乎了”;有的则认为必须消除“脸肓症”,练习“记名字”……

“这些带兵技巧我们都会整理成册,作为大家以后科学带兵、以情带兵、文明带兵、依法带兵的‘通关攻略’。”陈科长说,集训队还编辑了《排长基层工作指南》《带好兵的60个诀窍》等文章,从心理学、管理学等纯技术的角度,手把手地教新排长怎么胜任自己军旅生涯的第一个“领导岗位”。

“练兵打仗是主业,主业必须主攻”

凌晨5点钟,天还没亮,地处山沟的教导队薄雾蒙蒙。

“微胖界人士”“五公里困难户”防化营排长陈辰悄悄穿衣起床,绑上沙绑腿、穿上沙背心来到寂静的操场上“开小灶加练”,“开始的时候就我一个,跑着跑着大家都来了”。

好钢需淬火。出炉是关键。开训之初的问卷调查发现,超过70%的排长都认为,到部队后遇到的最大的困难和挫折是军事素质弱,与带兵打仗的要求不相符。

“练兵打仗是主业,主业必须主攻。”集训计划表上显示,这次“夯实军事技能”阶段占集训总时间的80%,内容涵盖基础体能、单兵战术训练、通用技能训练、主战装备训练、一体化指挥平台操作等20余项。排长们每天都要连续进行六七个课目的学习训练与考核。

集训第88天午夜,教导队第二自修室灯火通明,新排长们或站或坐,都在全神贯注地拿着各种标图“神器”。在一张张军用地图上用红蓝铅笔挑、拉、推、转,依据作战想定在地图上“排兵布阵”。

“作战标图虽然跟医护专业不搭边,但谁让‘医’前面还有个军字儿呢!”女排长李燕治曾“炮轰”那些笑起来甜甜的、说起话慢慢的,认为练作战标图毫无意义的“军营暖男”——军医。

不过,今年参训的军医们也没被女兵们“看扁”。主战装备操作,某团军医董安伯起步、换挡、转弯,动作一气呵成。他将和其他100多名“战斗排”排长一起,参加由司令部、政治部联合评审的等级考核。如果通过了,就会被授予驾驶二级证书。

主战装备三大专业的训练,是师长韩冰、政委尹红星再三强调、一直关注的集训内容,“必须选调最优秀的车长、炮长、驾驶员去教。”教练员明金山是“胜利日”阅兵装备方队的基准引导车驾驶员、特级驾驶员;集训队长薛瑞祥,国防大学博士毕业,精通基层各专业,“啥都会”。

师里抓得紧,各团也没撒手不管。某团参谋长徐步强来上课,带给排长们的慰问品除了苹果、梨子,还有每人一个子弹袋、八枚教练手榴弹。扬言“给他们的武装五公里再加点料”。

锻打出好钢,烈火炼真金。以前连地图看着都困难的清华大学国防生排长庞春涛,现在蹲在皮筋织成的经纬网里,堆、拍、抠、挖、抹……不到40分钟,平地起峰峦。地图上密密麻麻的等高线就被他“3D复制”到沙盘里了。

“给他们一串解决问题的‘钥匙’”

党旗鲜红,7个新排长围坐在会议桌旁召开“模拟支委会”,每人面前都有一个白纸折成的职务牌。

坐在“书记”牌子后面的吴海军刚说“下面请副连长——”就被一旁指导的副教导员白飞飞喊停:“党内会议,党员政治上是平等的,要称呼党内职务或同志。不能称呼行政职务……”

这是集训队对基层常见的党内和行政会议进行模拟训练的一个场景。白副教说,排长作为基层干部,军事政工都得管,一项本领都不能缺。为了使新毕业干部的能力素质与部队建设实现对接,让他们尽快驶入成长“快车道”。集训队设置了很多训练环节。

比如,各类答疑解惑会。在会上,有的抛问题。有的亮观点,还有的学技巧。外请的优秀班长骨干和营连干部现场点评指导。陈科长告诉笔者:“问题有新排长抛出的‘疑惑’,也有我们调研梳理出的‘引子’。”

集训伊始,这个师就深入基层调查研究。结合近几年新任职排长存在的突出问题,总结梳理出新排长容易遇到的60个难题,在集训课程设置和集训方法上认真筹划。把实际问题抓准并带进集训课堂,把解决问题的“钥匙”送到学员手中。

截至目前,已有30多位师团领导前来传经送宝,他们有的讲铁军猛虎的优良传统,有的介绍依法治军、按纲抓建的实际本领。

“如何组织唱歌拉歌”“怎么才能出一块漂亮的黑板报”“实弹射击场如何设置”“带车干部的职责是什么”……在集训计划表内。这些看似简单寻常,被老班长们嗤之以鼻的课程,却得到新排长们的“热捧”:“千里之行,始于足下。”

对此,新排长李青青解释说:“高学历确实不代表高能力,眼高手低、心高气傲是我们这些学生官的通病。好在这次的集训课目都是有的放矢,都是治弱补短的,很及时、很解渴、很受用,起码当一个合格的排长我心里有底儿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