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事参阅 >

wen

阿多尼斯吉他:库尔德问题的前世今生

时事参阅 发布时间:2018-12-02 阅读:

库尔德人问题长期以来以其复杂性、尖锐性和国际性特点,一直是中东地区热点问题之一。随着库尔德武装在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斗争中的影响力越来越大,库尔德人要求独立的声音也随之高涨。这不仅关系到几千万库尔德人的命运,而且对中东地缘政治形势、国际反恐格局以及国际关系有着重大影响。

库尔德人的历史与现实

库尔德人是中东最古老民族之一,是仅次于阿拉伯人、土耳其人和波斯人的中东第四大主体民族,至今已有4000多年历史,但历史上从未建立过独立的库尔德民族国家,是中东地区惟一没有独立政权的民族。

目前,库尔德人主要生活在土耳其东部和东南部、伊朗西北部、伊拉克北部、叙利亚东北部地区,面积约40万平方千米。全球约有3000万库尔德人,其中1800萬生活在土耳其,约有550万生活在伊拉克,叙利亚境内有20多万库尔德人直到2011年才获得叙利亚国籍。他们使用库尔德语,信仰伊斯兰教,多数为逊尼派。库尔德人作为中东的主要民族之一,因长期不放弃“独立建国”的立场,常遭受所在国政府的高压政策。

长期以来,库尔德人被划归不同国家,在几个国家的夹缝中生存,但库尔德人从不承认这种政治分割,有着强烈的民族独立愿望,他们能在分属不同国家的库尔德斯坦地区之间“来去自由”。在进行起义或反抗活动时,每当遇到本国政府镇压、围剿或战局不利时,库尔德游击队便转移到他国库尔德地区;有的库尔德武装甚至把活动基地直接建立在别国库尔德地区。

多年来,土耳其军队曾多次跨界到伊拉克和叙利亚境内清剿,试图通过武力手段建立“库尔德斯坦共和国”的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由于库尔德人分布在多个国家,任何类似的企图,都会被视为分裂主义,牵涉到有关国家的利益,因而不会得到周边国家的支持,相反还可能面临联合制裁和打击。

库尔德人的尴尬境地

在席卷中东的“阿拉伯之春”大变革的冲击和中东动荡局势影响下,库尔德人建国梦想被激活。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与伊拉克库尔德人同族同宗,而且都有一个共同的梦想,他们希望利用地区局势的变化,将地处土耳其、伊拉克、伊朗和叙利亚交界处的所有库尔德人聚集起来,建立一个独立的国家。

库尔德战士经受过战争的历练

土耳其是北约成员国,在中东有着重要的战略地位。库尔德人建国最大的障碍就在于土耳其,人数最多的土耳其库尔德人生活在占整个“库尔德斯坦”近一半的土地上,但土耳其官方坚持称那里为“东南安纳托利亚”,而非“库尔德斯坦”,把生活在土耳其的库尔德人称为“山地土耳其人”。

库尔德战士经受过战争锻炼、有严密的军事组织且十分熟悉地形,他们在打击“伊斯兰国”的战斗中是一支重要且不可绕过的力量,在西方国家打击“伊斯兰国”的斗争中,是事实上的盟友。在国际关系上,西方大国在介入地区问题时,首先考虑的是自身的国家利益需要,其次是与有关国家共同利益的轻重。在他们看来,库尔德人武装只是他们打击“伊斯兰国”恐怖组织可资利用的一张牌而已。对此,法国政论家巴伊拉姆·巴尔哲曾在《费加罗报》撰文指出,“西方对库尔德人的立场很虚伪,他们只想把库尔德人当做反恐的炮灰”。

伊拉克库尔德人游行支持独立公投

公投风波及其影响

2017年9月25日,伊拉克库尔德自治区支持独立举行公投,此时正值针对“伊斯兰国”的战争逐渐降温之际,此举牵动多方神经,激起了人们对出现地区不稳定的担心。正在同本国的库尔德武装作斗争的土耳其和伊朗等国担心伊库尔德人谋求独立的举措可能在本国产生连锁反应,为本国境内的库尔德人带来示范效应,危及其国家安全和领土完整。土耳其甚至威胁要动用武力,阻止一个独立的库尔德国家出现。伊拉克中央政府也警告将动用武力镇压公投带来的任何暴力行动。

阿联酋有影响的智库“未来评估中心”网站刊文认为,库尔德独立公投面临的压力有以下几个方面。首先,面临伊拉克中央政府和议会的反对。虽然伊拉克各政党各教派存在许多分歧,但在公投问题上立场完全一致,坚决反对。其次,一些库尔德政党同样反对公投。库尔德“变革运动党”和其他一些库尔德反对党也坚决反对举行独立公投,特别在库尔德三个自治省之一的苏莱曼尼亚省出现了反对公投的民众活动。他们认为,在目前形势下,独立公投不符合库尔德人利益,将在地区和国际上失去朋友,会给库尔德人与周边的邻国未来产生许多难以估量的麻烦。再次,库尔德人将面临土耳其的军事压力和伊朗的制裁威胁。土耳其威胁将对库尔德人武装进行空中打击,切断水源和石油出口通道等;伊朗威胁关闭边界,给库尔德人带来生存危机等压力。最后,美国表示反对;联合国在反对同时,愿意以调解人身份为伊拉克中央政府与库尔德人的关系问题进行调解;欧盟对此次公投进行了谴责,表示希望库区推迟公投;俄罗斯则态度暧昧,拒绝就公投可能的结果进行评论。整个国际社会除以色列外,几乎没有公开支持库尔德人的独立公投。

伊拉克库尔德人此次的公投会招致伊拉克政府使用政治、经济甚至军事等手段对库尔德人进行多重打压,进而使后者失去原本拥有的自治地位和国际空间,最终结果只会适得其反,一旦中央政府采取反制措施并对国际社会施压,库尔德地区的稳定与繁荣将会面临巨大挑战。

此次独立公投让地区形势变得更加复杂,尤其对协同打击“伊斯兰国”的有利反恐形势造成极其负面的影响。在伊拉克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反恐行动离不开中央政府与库尔德地区政府的紧密合作,在即将扫清伊境内“伊斯兰国”武装的关键时刻,伊拉克内部的纷争可能会让“伊斯兰国”的图谋重新有可趁之机,这就会造成“鹬蚌相争,渔翁得利”的局面,也会削弱叙利亚境内打击“伊斯兰国”的行动效力。

分析人士指出,没有约束力的公投,不太可能带来任何正式宣布库尔德人独立的结果。库尔德人只是通过这次公投,刷存在感,在今后同巴格达中央政府进行谈判时增加一个重要筹码,并为将来库尔德人的独立释放试探性气球。

“橄榄枝行动”

在打击“伊斯兰国”组织的进程中,叙利亚库尔德武装得到美国的支持并不断壮大,但其拥有土耳其库尔德工人党的背景,引起了土耳其的强烈不满。在维护国土安全的旗帜下,土耳其实施了“橄榄枝行动”,宣称要清除库尔德“恐怖分子”。

2018年1月20日,土耳其对位于叙利亚西北端的阿夫林地区发起“橄榄枝行动”,打擊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土耳其认为“人民保护部队”是被土耳其政府列为恐怖组织的库尔德工人党在叙利亚的分支。土耳其集结了超过3万兵力,包括其支持的2.5万“自由军”,分6路发动攻击,另有10万野战军在边境集结待命。行动初始,土军即以数十架F-16战机的空袭作为先导,动用大量炮兵对“人民保护部队”阵地进行火力压制。土耳其为这次军事行动寻找了高尚的理由:“这次行动是为了拯救平民免受该地区恐怖分子的压迫和折磨”,并表示“土耳其的敌人是库尔德工人党,土耳其是叙利亚领土完整的保证人”。

叙利亚政府对土耳其在阿夫林发起军事行动表示强烈谴责,认为这一军事行动是对叙利亚主权的再一次“野蛮侵犯”。支持政府的叙利亚武装人员进入阿夫林地区,准备参加抗击土耳其军队的战斗。阿夫林地区的叙利亚库尔德武装“人民保护部队”发表声明,对叙利亚亲政府武装人员进入阿夫林表示欢迎。土耳其方面对此反应强烈。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警告称,进驻阿夫林的亲叙政府武装如果在军事上支持叙利亚库尔德武装,那么他们将会付出严重代价。土耳其还出动战机空袭了阿夫林。

土耳其军队开赴前线,执行“橄榄枝行动”

土耳其也批评北约盟友对土持“双重标准”,同是北约成员国却未支持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土耳其加强军事行动的目的就在于一举拿下阿夫林,在叙利亚北部确立长期存在,增强自身话语权,为最终摧毁“叙北联邦”做铺垫,并且可以安置目前在土耳其的350万叙利亚难民,甩掉难民包袱。“一旦打通阿夫林,将给整个库尔德地区带来一条指向海洋的通道,因此,土耳其既是为阻止库尔德人西进获得地中海出海口,另一方面,也希望扶持‘自由军’取代‘人民保护部队’,使阿夫林成为阻止库尔德人对土耳其构成威胁的缓冲区”。

3月24日,土耳其军方宣布,土耳其军队及其支持的叙利亚自由军已于当天“完全控制”叙利亚北部阿夫林地区。土耳其军方发表声明称,阿夫林地区所有村庄的恐怖分子都已被消灭,对地雷和爆炸物的排查清理工作正在进行。声明称,土耳其军队正在尽全力帮助叙利亚居民返回家园。当天早些时候,土耳其武装力量总参谋长胡卢西·阿卡尔在记者会上说,土军将很快抵达阿勒颇郊区努卜勒扎赫拉镇。土军方称,自1月20日土军在叙利亚阿夫林地区的军事行动开始以来,共打死和俘虏3733名敌对分子,土耳其军队共有49名士兵死亡,228名士兵受伤。当地媒体报道,土军还向该地区居民投撒了阿拉伯语和库尔德语传单。与此同时,土耳其称军事行动将在5月结束。

美俄因素

俄罗斯对于“橄榄枝行动”态度暧昧。2017年俄罗斯国防部长曾与土耳其参谋长在伊斯坦布尔举行会谈,俄罗斯同意土耳其使用部分叙利亚领空,为土耳其在阿夫林的空袭提供了便利条件。此外,土耳其“橄榄枝行动”开始前,俄罗斯宣布从阿夫林地区撤军,在土耳其采取行动时,俄罗斯仅仅表示“关切”且呼吁通过直接对话解决这一问题。另一方面,土耳其的军事介入并没有对俄罗斯在叙利亚的军事存在造成直接威胁,俄罗斯没有干预此事件的动力。俄罗斯在中东已经沉寂了30年,如今在库尔德问题上做到了让叙利亚接受一个过去不可能接受的问题——让叙利亚库尔德人参加战后政治进程。有分析认为,“俄罗斯是真正的赢家”。

美国在库尔德问题上缺乏足够的战略定力,因而政策目标存在矛盾。由于对库尔德“人民保卫军”的支持,美国与土耳其的关系一路下滑,土耳其方面还曾表示:“我们与美国的关系已经到了一个关键期,要么正常,要么更加恶化。”美国已经将库尔德“人民保卫军”打造成颇具实力的叙利亚亲美反对派,亦是打击该地恐怖组织的坚定盟友,要让美国放弃对其的支持实属不易。此前土耳其方面就曾表示:“特朗普承诺将停止武装库尔德人。”但是,在美国2019年财政年度预算中还要求为叙利亚亲美武装提供4800万美元的武器。土耳其方面则态度强硬,表示土耳其的军事行动将继续下去,直到没有一个“恐怖分子”威胁我们的安全。

自叙利亚危机以来,中东地区一直呈现为“美弱俄强”的战略态势,但美、俄、土、伊(朗)等域外和地区大国之间利益不一致,存在诸多变数,在这场大国博弈的棋局中,库尔德人最终可能又一次成为被抛弃的筹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