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事参阅 >

wen

失恋妆:卢德维勒阻击战:“北风”劲吹处

时事参阅 发布时间:2018-12-11 阅读:

大地银装素裹,天气寒冷异常,一支巡逻队带回的3名德军俘虏给驻守在卢德维勒的美军第106(机械化)骑兵大队带来了令人吃惊的消息:德军的大规模进攻即将打响!时间为1944年最后一天的晚上,地点为德国西南部的阿尔萨斯地区,第106大队将要面对的就是德军在二战中的最后一次攻势:“北风行动”。

前线危机四伏

1944年12月,二战的欧洲西线战场风云突变,德军于月中在比利时的阿登森林发动大规模反击,遭受打击的美军在经历了最初的困顿后逐步恢复,由乔治·巴顿将军指挥的第3集团军更是上演了一场反攻,以其行动的大胆和快速同时震惊了敌人和友军。为了实现他的目标,巴顿不惜把他3个军中的2个投向北面去打击敌人,这样一来,仅剩的第20军就无法独自保障整个集团军防区的安全了。

三生教育网

为了给巴顿“补位”,盟军最高统帅艾森豪威尔将军不得不采取特别手段,他在12月18日命令位置在巴顿集团军南面的第6集团军群取消原定的所有攻击计划,就地转入防御姿态,“艾克”还命令这个集团军群的指挥官雅各布·德弗斯中将尽量延伸他的北翼,以部分接管第3集团军的防区。

由美军和法军各一个集团军组成的第6集团军群本就处于非常困难的境地,这支部队的背后是崎岖的孚日山脉,而正面则是一系列强大的防御工事体系,盟军称它为西墙,德国人则称之为齐格菲防线。美军阵地上最关键但也是最薄弱的部位就是萨沃内山口,一旦这里被突破,在阿尔萨斯平原上成千上万的盟军士兵很有可能遭到灭顶之灾。

12月26日,艾森豪威尔在他设在巴黎的总部召开了一次战情会议,注意到萨沃内地区危险的最高指挥官表达了让第6集团军群部分后撤的愿望,在他看来,部队撤离孚日山脉将会缩短防线的距离,而且还可以省出1个军作为预备队。

三生教育网
1945春天,美军挺进莱茵兰地区

到场的德弗斯中将虽然一直担心他那“过度拉伸的战线”,但却不愿放弃在阿尔萨斯地区来之不易的收获。他的主要下属,指挥着美军第7集团军的亚历山大·M·派奇中将同样认为,放弃辛苦得来的阵地是无法令人接受的主张。最终,两人决定暂时“无视”艾森豪威尔收缩防线的命令。

这一决定意味着派奇的部队将继续承受侧翼暴露的巨大风险,尤其是位置最靠北的韦德·海斯利普少将的第15军。在那里,萨尔河谷为德军可能指向萨沃内山口的反击提供了理想的前进道路,而更让海斯利普忧心的是,他刚刚接到的命令还要求第15军必须进一步保障原阵地以北40千米的一段战线,那里原本是由巴顿的第3集团军负责的。

当然,那里看起来暂时还是一片安静的区域,但问题在于第15军没有足够的力量来保护它。海斯利普已经尽可能地拉长了他的步兵师的防区,但他的左翼现在仍有12千米的空档。面对这种困境的惟一选择,就是投入一支具备高度机动性的部队,其控制的一系列前哨在敌军发动进攻时可以实施有效的阻滞作战,在阵地上争取时间,直到增援部队到达。

三生教育网
坚守在雪原阵地上的美军士兵

幸运的是,海斯利普手里正有这样的部隊,那就是第106(机械化)骑兵大队。

骑兵大队上前

自1944年7月以来,第106骑兵大队就一直在法国活跃着,先是配属第3集团军,接着加入第7集团军。不过到目前为止,这个机械化骑兵大队一直是在进攻战中充当先锋,防御战对他们来说还是新鲜的尝试。

作为原本属于国民警卫队的单位,总部设在伊利诺伊州的第106骑兵大队于1940年编成,原本是以骑马为主,后来根据美国陆军快速机动作战的定位要求而装备了各式机械化车辆。1943年,一战中的职业军官维纳德·威尔逊上校接管了第106骑兵大队,他非常重视模拟实战状态的训练,就此把这支部队的战斗力提升了一个层次。

诺曼底登陆前夕,这支骑兵大队进驻英格兰,其时下辖第106和第121(机械化)骑兵侦察中队。骑兵侦察中队强调快速、灵活、全副武装,适合执行各种战场任务,比如从远距离侦察到追击敌人,从保障交通线安全到后方警戒等。每个中队编有A、B、C等3个侦察小队(相当于连),一个编制145人的侦察小队由3个排组成,每个排的重型装备包括3辆M3装甲车和6辆配有机枪的吉普车,以及运送弹药的车辆。

除此之外,每个中队还各有一个提供火力支援的E小队,以及一个装备轻型坦克的F小队。E小队由116人和6门自行火炮组成,其使用的M8自行榴弹炮能够直瞄射击和间瞄射击,战术使用非常灵活。F小队由94人和17辆M5A1斯图尔特式轻型坦克组成,另外还编有1个技术保障分队。

除了上述固定编制,骑兵大队部还拥有一些附属单位。根据不同的任务需求,坦克、坦克歼击车、野战炮兵和工兵等单位会视情况临时配属进来,并在完成任务后脱离骑兵大队。

在诺曼底登陆后的行动中,第106骑兵大队参与了对德军的追击,这些机械化骑兵通常每天行进70~80千米,成为第15军名副其实的先头部队。这个军的作战日志对此评价道:“在1944年夏季和初秋,骑兵的机动性、火力和侦察能力都具有决定性作用。”

10月,为了清除德军在吕内堡附近的据点,第106骑兵大队投入了历时7周的徒步战斗。威尔逊上校的部下以极高的代价学到了步兵作战的技巧,尽管就算是满编的骑兵排也不到步兵同类编制兵力的3/4,但是手握M1卡宾枪和汤普森冲锋枪的骑兵们却表现得非常出色。

到了1944年12月,在第15军最困难的时候,第106骑兵大队便奉命守卫这个军最左翼的防区。12月23日,在经过95千米的夜间公路行军之后,这个骑兵大队进入了原归第3集团军管辖的地界,也就是德国西南部阿尔萨斯地区的卢德韦勒。

三生教育网
在1945年冬天被美军俘虏的德国士兵

在绵延12千米的防御正面上,山地连绵起伏,俯瞰着萨尔河和罗塞尔河。状况不错的道路将格罗斯罗塞伦、绍夫豪森和韦伯伦这样的小村庄和卢德韦勒连接起来,后者的附近是283高地。从这个高地上,美国士兵可以观察到西墙上敌人的防御工事。在这一线布防的部队背靠罗塞尔河,而其上只有一座桥梁可供撤退时通行。

威尔逊上校全部可用的兵力仅约千余人,他知道他的部队太弱,无法保住一条连续的防御工事,于是在前线的关键地段建立了多处防御据点,得到坦克加强的骑兵据守其中,作为预备队的骑兵小队和自行火炮将根据需要随时提供支援。

骑兵大队的战线拉伸得很危险,仅仅1000名士兵守在一条12千米的前哨线上,这通常是一个步兵师的防御正面。而具体到位置最靠前的几处防御据点,每一处都只有几十人,如果敌人大举来犯,挡住他们似乎是一项不可能完成的任务,不过威尔逊上校得到了一些临时单位的加强,包括第493装甲野战炮兵营(105毫米自行火炮)和第242野战炮兵营(105毫米牵引式火炮),以及装备36门105毫米迫击炮的第2化学迫击炮营和装备6门76毫米牵引式反坦克炮的第824坦克歼击营A连。

“北风”骤至

第106骑兵大队及其附属单位的士兵在1944年的最后一天中处于高度戒备状态,同时试图在他们的散兵坑里让自己尽量暖和一些。在整条前线上,已经可以观察到德军活动显著增加的迹象。在这天的早些时候,德军的炮击摧毁了属于第824坦克歼击营的1门反坦克炮。两名炮手在打击下丧生。

傍晚时分,带领一支骑兵巡逻队的威廉.罗切斯特少尉带回了宝贵的情报,3名被俘的德国工兵透露说德军计划在午夜发动突然袭击。威尔逊上校把这个消息报告了第15军,同时下令他的骑兵部队为夜间作战做好一切必要的准备。暂时,前哨线上还没有风吹草动,但这只是战斗前的宁静。

事实上,德国军队已经准备发起它在西线的最后一次重大攻势,代号为“北风行动”。希特勒看到了巴顿集团军投入阿登地区后留出的漏洞,打算抓住这一机会。“北风行动”被设计为一连串持续攻势,装甲部队的初期行动就将指向美军第7集团军。德军的前线指挥官计划在美军防线上打出一个缺口,为后续部队开辟一条大道,从而包围消灭海斯利普的第15军。

三生教育网
在冰雪中开进的美军车队

“北风行动”定于1944年12月31日午夜开始。为防美军增援部队向德军的主要攻击方向调动,德军将在多个地段同时动手,其中对于第106骑兵大队防区的打击任务,就交给了由沃尔夫-冈瑟.特里伦贝格中将指挥的第347步兵师,其首要任务就是在12月31日到1月1日夜间从美国人手中夺取283高地等要点。

特里伦贝格是参加过波兰、法国和东线诸役的老将,不过他的部隊实力有限。第347师急需补充步枪、机枪、迫击炮,其师属炮兵实力只有1个150毫米牵引榴弹炮营和3个105毫米野战炮营。

这个步兵师只有第860团和第861团两个步兵团,每个团只编有2个营,营的人数只有编制数的一半左右,加在一起可用的一线兵力约不足4000人。特里伦贝格将主要依靠第347营执行最艰难的任务,这个300人的侦察部队由全师素质最好、武器最精良的步兵组成,其主要目标便是283高地。

不经过任何炮火准备,德军便突然动手。北翼的第861步兵团指向283高地,打头的是第347营,另一个步兵营负责保护其沿萨尔河展开的右翼。在南面的第860步兵团的两个营分别攻击306高地和罗塞尔河上的桥梁。

12月31日23时30分,进攻的德军与美国人发生了第一次接触。

守在283高地上的,是第106骑兵侦察中队的B小队,一个名叫帕夫顿的骑兵看到,“这是一个明亮的月夜,几乎如同白昼一般。当德国人出现在天际线上时,我们便像割草一样放倒他们。”小队的日志记载道:“敌人开始从四面八方开火。我们的坦克和前哨立即还击。尽管受阻,德国人仍然继续前进。看起来他们像是喝醉了。”

德军第347营很快就包围了B小队的据点。“德国人在我们四周出现,仿佛在袭击发生之前就已经潜入我们后方一样。”又抵抗了一阵,B小队不得不撤退,他们登上轻型坦克,退往卢德维勒方向。

在北面的另一处据点上,第106中队C小队的士兵陷入了猛烈的机枪扫射。正如他们在283高地所做的那样,德国步兵有效地渗透了C小队的防线,他们的反坦克分队用铁拳火箭筒摧毁了2辆美国轻型坦克。在约翰·布雷迪上尉的指挥下,C小队奋战了30分钟,然后向设于绍夫豪森的备用阵地退却。

“有种就过来吧!”

南边的局面同样危险。在那里,第121骑兵侦察中队在罗塞尔河以东占据一系列据点,而把守在306高地上的,是军士长本杰明·希尔和他带领的3名骑兵。“正好在23时30分,火力全开。”希尔写道。

冲上来的德国人被希尔设置的铁丝网所阻,他们开始用英语高喊,要求希尔和他的人放弃抵抗。“你们才应该投降才对,”希尔答道,“有种就过来吧!”

打了一阵,德国步兵越来越多,306高地的通讯被切断,骑兵手里的弹药也越来越少,希尔意识到是时候离开了。然而他们并不知道,横跨在罗塞尔河上的惟一桥梁已经被切断了。看到退却的捷径被封堵后,希尔在小村罗塞勒外围打了一场新的阻击战,德国步兵搞不清楚希尔小队的藏身之处究竟有多少兵力,因此犹豫不决。

三生教育网
战斗在严冬时节的坦克和士兵

躲在谷仓旁的希尔用一把M1步枪奋力开火,然后寻机掩护他的人撤退,他在短时间内就射杀了7名敌人。之后,这个孤单的骑兵小队找到了一处浅水区,成功地趟河而过加入了河对岸的友军部队。希尔把他的人全都带出了危险地带,尽管饱受磨难的骑兵们都已经被冻得瑟瑟发抖。

在得知希尔的表现后,威尔逊上校把他的防守称为“阻止德国人实现其侧翼目标的决定性举动”。不幸的是,当希尔于1945年4月8日战斗在德国的斯特恩贝格附近时,被一名德军狙击手开枪射杀。

第121中队的其他成员也且战且退,一面迟滞德军的行动,一面向罗塞尔河岸退却。在岸边,一个轻型坦克小队的坦克手拒绝放弃他们的“斯图尔特”,他们继续开火,直到一队工兵赶来架起了浮桥,浮桥的载重恰好可以让17吨的“斯图尔特”在上面开过。

在一线的骑兵最需要本方火力支援的时候,配属到第106骑兵大队的那几个炮兵单位却无从发挥作用,敌情不明导致了美军后方地区混乱,结果在夜间战斗的大部分时间里,那几个榴弹炮营和迫击炮营都处在不停的移动中。

不过,等到新年的晨光出现时,第106骑兵大队战区内所有的迫击炮和105毫米榴弹炮就都投入了行动。这些炮营不断开火,再加上骑兵大队的自行火炮的努力,德军的进展节奏被大大拖慢了,炮兵们成功地为骑兵们争取到了占据新战斗位置的宝贵时间。

这样一来,在1945年新年第1天的上午,在双方的炮兵展开猛烈决斗之际,原本应该向美军侧后挺进的德国步兵却只能在原地巩固他们在晚上赢得的几处高地。德军中那些曾经经历过多场残酷战斗的老兵开始警告他们的年轻同伴,“美国人的反击很快就会来的。”

他们是对的。

至高的评价

1月1日下午的晚些时候,第121中队C小队率先向德国人占据的283高地发起了反击,战斗非常激烈。威尔逊上校知道他需要投入更多兵力,不过他能用的仍然只有自己的那些人。在他的召唤下,第106中队A小队在1月2日午后加入了反击,当骑兵们在一队轻型坦克的掩护下逼近283高地时,榴弹炮营正在向那里施以火力。

在高地附近的一片树林中,A小队受到了敌人的阻击,随后双方展开了炮战,骑兵们暂时在散布着的树木后面寻找掩护。在炮战的强度减弱后,军官们就让他们的士兵再次起身向前,轻型坦克边开炮边前进,然而德国人的火力依旧很猛。经过多次拉锯,美国骑兵被钉在距离他们目标仅仅30米远的地方。多辆美国坦克被德军反坦克炮击中,A小队的进攻只得告一段落。

第106骑兵大队最后一次将敌人赶出283高地的尝试在1月3日13时打响,冲在最前面的是第121中队B小队。在夺取了一处交叉路口后,罗伯特·J·摩尔中尉和他的骑兵小队陷入了敌人的炮击,摩尔后来写道,“当我决定尽快离开这个陷阱时,一阵猛烈的炮火劈头盖脸地打将下来,炮火似乎在追随着我们,我们所经过的每一处地方都有炮弹落下。”

从这次炮击脱险后,摩尔对德军炮兵给予了很高的评价,“我记得德国人的火力追着我们打,他们做得很好,那一定都是些训练有素的炮手。”不过,摩尔的骑兵小队福星高照,尽管受到大约480发炮弹的攻击,却只有一名骑兵负了轻伤,倒是有一片弹片击破了摩尔自诺曼底以来一直随身携带的酒精炉,令他懊恼不已。

到了1月4日,局势已经很清楚,第106骑兵大队在卢德韦勒站稳了脚跟,德国人的攻击远远落后于计划的要求,而他们似乎也满足于现状,无力发动后续攻击了。美国骑兵在卢德韦勒的阻击战是整个“北风行动”的集中写照,连日来,布拉斯科维茨将军的部队对第15军主要防线的攻击同样顿挫,他不得不叫停了攻势,这意味着希特勒在西线的最后一次攻势已经彻底失败了。

威尔逊上校确实可以为他的部下感到自豪,美国骑兵成功抗击了兵力至少3倍于己的敌军,并且在夜间交战中从容后退,不仅保持秩序不乱,而且为下一步战斗积蓄了力量。第106骑兵大队令德军的“北风行动”从一开始就受到了挫折,堪称一次教科书般的阻滞作战。而在连续几天的战斗中,这支骑兵部队仅有10人阵亡,33人负伤,另有48人在行动中失踪。

在1945年1月剩下的时间里,第106骑兵大队继续保持卢德韦勒前线的稳定,多次击退了德军的小规模进犯。到了2月9日,这支部队自1944年7月以来第一次得到了休整的机会,兄弟单位第101骑兵大队进驻卢德韦勒,并终于在3月13日夺回了283高地。

仅仅两天后,配备了M24霞飞轻型坦克的第106骑兵大队回归第15军序列,随大队进击德国的莱茵兰地区。到二战结束时,这支骑兵部队的位置是在奥地利的萨尔茨堡,也就是说,自从10个月前在诺曼底登陆以来,他们已经在欧洲战场上跨越了2700千米之遥。对于这支部队,第15军军长海斯利普将军送上了至高的評价:“第106骑兵团在第15军的价值,相当于一个师。”

责任编辑:张传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