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主页 > 时事参阅 >

wen

我愿做一只小羊:新四军女兵李春华的旷世传奇

时事参阅 发布时间:2019-01-05 阅读:

老姑太李春华一直是我心目中的英雄。

李春华原名李恒甫,1925年出生于江苏省响水县响水镇上兴村。从1936年起,李恒甫的母亲就担任了中共地下交通员。受母亲的影响,李恒甫从小就参加了革命活动。地下党组织在乱坟岗开会,母亲会让她站岗放哨;遇到需要传递的情报,大人一时分不开身,李恒甫又成了小交通员……一天母亲告诉她,涟东三区有一支新四军的部队在招兵。就这样,15岁的李恒甫成了一名新四军女战士。

三生教育网

在新四军三师八旅敌工训练班受训后,李恒甫进入小鬼情报队,担任队长。他们人小鬼大,个个猴精,出没不定,行迹无常,既像麻雀,又如雏鹰,城乡出击,四处飞翔,令日伪军防不胜防。为此,师长黄克诚特批:“请涟东县政府二科发给李恒甫19元钱,以置办队员冬装。”这是新四军首长对小鬼情报队工作最好的肯定和奖赏。

不久,组织上安排李恒甫去抗大五分校学习。入学两个月的一个傍晚,听完报告回到驻地,李恒甫发现驻地墙上有人做了记号。凭多年的敌工经验,她感到五分校这一目标已被人盯上。李恒甫立即向领导作了汇报,学校全体员工立即转移。两个小时后,学校驻地遭受到敌人的猛烈攻击。大家都说,幸亏小李发现及时,不然后果不堪设想。

1943年仲夏,李恒甫担任了连指导员。一天,她带领侦察排长王永昌和两名侦察员执行任务回来,在涟东与淮安交界处遇上了几名骑着自行车下乡的日军。仗着离据点不远,8个日军把自行车和枪支放在一起,徒手在村里抓鸡抢羊。

埋伏在庄稼地里的李恒甫两眼紧盯着不远处停放的几辆自行车和枪支,观察20分钟后,下达了战斗命令,并作了明确分工。枪响后,李恒甫抢夺自行车,其他3人目标是武器。随着两声枪响后,4名新四军战士高喊着“缴枪不杀、新四军优待俘虏”的口号冲了上去。毫无准备的日军吓得弃车逃跑,李恒甫立刻骑上一辆自行车,顺着庄稼地的旱沟回到了连队,其他战士也带着缴获的战利品凯旋归来。

連长王六一见指导员李恒甫等人回来,吃惊不小:“指导员,你的胆子真够大的,鬼子人多,武器精良,这样的仗你们也敢打啊!”正当大家欢欣鼓舞时,通信员传来参谋长指令:“李恒甫缴获的自行车,就归李恒甫使用保管。”李恒甫听了别提有多高兴了。

这辆自行车是1931年日本帝国主义侵占中国东北,建立伪满洲国后,由日本满铁株式会社制造的,满字商标记载着中国历史上的一段屈辱。然而,当它成了新四军的战利品后,却发挥着越来越大的作用。

李恒甫用它送弹药、运食粮、拉伤病员,几乎无所不能。有一次从战场上下来60多个伤员,准备用船运走。后来接到通知,说河道被敌人封锁了,伤员要赶紧用担架转移。等伤员全部运走后,细心的李恒甫回头检查,发现三营的大个子机枪手昏迷在小树林里。当时天色已晚,一时又找不到担架和民夫。李恒甫急中生智,用两条皮带把伤员固定在自行车上,在漆黑夜晚的乡村小路上,或骑车或推行,拼命追赶部队。完成任务返回途中,骑兵通信员告诉她,团部被敌人围困,叫她不要回去了,赶快转移。李恒甫立即改变方向,走出不远,遇到一支战斗部队,她连忙通知部队,赶快前去为团部解围。李恒甫依靠自行车奔波一天一夜,完成了救急、救命、救援三样任务,自己却累得吐了血。

1949年6月,李恒甫所在的部队进驻扬州,参谋长钟玉强看上这辆自行车,提出要用战马换车,遭到李恒甫拒绝。她的理由是:“你的战马,是你的无声战友;我的自行车,是我的无声战友。这两种战友不能交换,也不应该交换!”

1951年4月,李恒甫带领部队留守人员和所需物资赶赴辽宁本溪,后转安东集结,准备入朝参战。她做梦也没有想到,留在扬州的钟参谋长竟让人把自行车送到了安东。李恒甫见到无声战友,喜出望外,但为了抗美援朝,她把自行车和孩子一起寄放在安东老乡家里。从朝鲜回国后,李恒甫接回孩子和自行车,带回大连,又带回了北京。这时,李恒甫把名字改为李春华,她要为新中国建设奉献青春年华。

1986年,盐城新四军纪念馆建成后,李春华毫不犹豫地将这辆自行车捐给了纪念馆。

同年8月的一天,中日合拍《话说长江》的日方编导佐田雅人参观纪念馆时,带着对往事的记忆,认出了这辆自行车便是他当年丢弃的那辆。他打开一本陈旧的记事本,上面清楚地记着自行车牌号:120424。记事本上的车牌号和纪念馆里的自行车牌号准确无误地对上了。40多年过去了,佐田雅人还清楚地记得那次战斗。他说:“新四军作战非常勇敢,举个例子,现在在盐城纪念馆的自行车就是我骑的,因为当我们发生冲突以后,他们(新四军)就杀了过来,当时我顾不上夺自行车就逃跑了。”佐田雅人还说,领头的新四军是个女的,很勇敢啊!佐田雅人提出可用任何国家最好的轿车来换回这辆自行车。遭到了新四军纪念馆的拒绝。

2010年初夏的一天,我陪老姑太再次去盐城新四军纪念馆看望她这位无声战友——“满洲”产自行车。谈到佐田雅人要求换回自行车,老姑太说:“那是战利品,是侵华日军的罪证,给再好的轿车都不换。”老姑太义正辞严的话语引来了许多参观者的掌声,大家向老姑太投来了敬佩的目光。当讲解员说这辆带有“满”字的自行车,已被定为国家二级文物,成为新四军纪念馆的镇馆之宝时,老姑太像孩子一样开心的笑了。

2013年6月,由李春华口述、连云港市作家龙水先生写的回忆录《东方传奇》,由南京大学出版社出版发行。曾任中国人民解放军总后勤部政治委员的周克玉上将在为这本书作的序中写到:“1941年,两位新四军三师的伤员被党组织安排在我学习的学校养伤,他们曾给同学们讲过,新四军女战士李恒甫,带领一群小鬼侦察兵,多次进入敌占区侦察敌情的精彩故事,他们取得的情报,使敌人损失惨重,竟悬赏800块大洋捉拿李恒甫!今天看了春华同志的回忆录,总算是把当年机智勇敢的新四军小鬼侦察兵李恒甫,和书中的主人公对上了号!”

2014年10月4日,清风送爽、丹桂飘香的季节,我可亲可敬的老姑太走了。追悼会在北京八宝山举行,盐城市新四军研究会以及响水、滨海等地多位代表前往吊唁。